評論解讀石油向來為中國發展關鍵。然而中國民營石油企業近來卻傳出生存危機,引起注目。《21世紀經濟報導》指出,中國石油資源一直為政府所掌握,如何在政府與民間尋得平衡,打破壟斷,將是中國石油產業的發展關鍵。

中國民營油企舉步維艱的現狀已引起業界高度關注。中國商業聯合會石油流通委員會會長趙友山近日表示,目前由於存在政策性障礙及行業壟斷等問題,中國民營石化企業的發展正面臨嚴重的生存危機,亟待政策「鬆綁」。

在政策指向的轉變中,民營油企近十餘年來感受到由喜到悲的巨大落差。隨著民營油企規模的漸次萎縮,石油領域國進民退特徵日益顯性化,由此導致的資源浪費問題當引發管理層的高度重視。相應政策改革及民營油企自身素質的提高,已成為時下一項重要課題。

不可否認,石油屬於國家的戰略物資,國有資本在其中占據主導地位有利確保其安全性。但是,這並不意味要將民營資本完全逐出石油流通領域。恰恰相反,適度民營資本的介入,有利於中國原油和成品油進口的多元化,改變中國原油、成品油進口中不合理的單一局面,進而促使中國降低進口石油成本,確保石油供應穩定、經濟和安全。

以此觀之,中國石油領域國進民退現象亟待扭轉。這其中打破石油巨頭對油源的壟斷現狀,當屬改革的首要任務。只有民營企業獲得油源,就不需要再依附壟斷石油鉅頭,進而取得業務經營的主動權。對此,政策層面一方面當根據實際情況,切實降低民營油企進入成品油批發市場的門檻,讓它們有機會獲得成品油油源;另一方面,還可以放行民營油企進入勘探開發環節,通過參股國有石油勘探開發企業等形式,開闢民營資本介入原油開發環節的渠道。如此一來,國家原油的開發力度將會得到強化,有利國家的石油安全。

曾喧囂一時的民營大型油企長聯石油就是一個典型案例。該企業於2005年6月29日高調成立,近50家民營企業入股,涉及資本約50億元人民幣,並形成石油產業鏈。當時許多民營企業對它寄予厚望,認為憑藉如此龐大資本規模和完整的產業鏈,長聯石油極具與中石油、中石化相抗衡的潛力。但遺憾的是,長聯石油的現實運作軌跡卻與之背道而馳,在之後短短一年多的時間裡便耗盡當初的註冊本金。其實運作失敗的根源,在於內部管理滯後。這其中股東方利益訴求不一導致戰略性運營方向不明朗是其主要癥結。在鬆散聯合的形式下,長聯石油缺乏統一的經營主體和運營主體,雖然內部上中下游具備,卻分布在全國各地且各自為政,客觀很難形成經營合力。

為民營油企鬆綁是市場經濟發展的必然。在這一過程中,政策放行與民營油企落實自身實力均是石油領域改革中不可或缺的要素,內外兼修才能夠讓壟斷行業的競爭開放善始善終。

(摘錄自《上海商報》2009-11-02。作者馬紅漫為中國時評家。原題:「內外兼修才能打破石油行業壟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