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初,山東H村取消農業稅後一些新的問題開始顯現。H村集體資源比較豐富,不僅有集體山林還有很多商業出租房,集體收入豐厚。這種村莊必然導致選舉競爭激烈,但實際上情況卻相反。在選舉候選人中,有些候選人既不是有本事的能人,也不是有資源的「富戶」。與他們大張旗鼓操控選舉相比,村民對選舉冷漠無視。在H村,村民上訪事件接連不斷。2008年初至今,因村裡用土地問題和計畫生育糾紛問題導致的農民上訪就有十幾起,截訪、治訪成為鄉鎮政府主要工作。但仍然難以壓制農民上訪勢頭,農民一有問題就想到進京上訪,因為他們不再相信這些地方官員。

在一起上訪事件中,因村裡要搞商業開發,強行占用幾十戶農民的耕地,補償款遲遲沒有發放,開發獲得的收益也沒有用於村莊建設。村民追討土地補償款無門之後,多次進京上訪,但受到地痞流氓要挾,放棄上訪,不了了之。這些事件使得村莊的官民關係急劇惡化。

然而,國家通過政策調整鼓勵村民自治,但並不能改變底層治理的叢林狀態。在鄉村缺乏有效治理的時候,隨著市場等因素的進入,作為共同體的鄉村在瓦解,黑勢力的進入輕而易舉。這些治理的力量所帶來的不再是德和善,而是暴力的「狠毒」,這樣就必然會出現新的治理性危機,在治理性危機的背後難免會引發政治性不滿。

(摘錄自《南方農村報》2009-1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