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中旬賦改會擬討論證所稅復徵一案,台股聞訊大跌,行政院長吳敦義旋即出面澄清政院迄今尚無此案;10月下旬賦改會針對討論多時的能源稅建議「今年規劃、明年立法、後年開徵」,次日吳院長又親自滅火,直指能源稅的開徵沒有時間表;日前經建會主委蔡勳雄在立院表示應調高「非自用住宅」的不動產稅負以冷卻房市投機炒作,詎料吳院長再度出面強調經濟景氣尚未明顯復甦前,不是談加稅的適當時機。

吳院長這套「景氣尚未復甦前,政府絕不會輕易加稅」的論述看似體貼小民百姓的庶民經濟,其實卻是深怕因加稅而流失選票的選舉經濟。短期看來是皆大歡喜,但長期而言卻是經濟的百弊之源,今天台灣財政惡化、貧富差距擴大、社會正義蕩然,率皆由此而生。

我們觀察近十年台灣的財政、所得分配及房價走勢,即可明白這種一味討好短期民意的下場。近十年各級政府負債占GDP比率已由25.9%飆升至40.1%,五等分位家庭所得差距同期間也由5.5倍跳升至6.1倍,更令人訝異的是台北市「房價年所得比」僅短短五年即由7.4倍驟升至10.2倍,中產家庭負擔之沉重前所未見。如此看來,近十年執政者急就章的減稅、補貼方案,到底是愛民?還是害民?不言可喻。

不論中外,加稅向來都被視為選舉的票房毒藥,因此美國總統甘迺迪、雷根在選舉時都以減稅來吸引選票。但減稅終究會有極大負作用,雷根執政8年,美國政府負債由0.7兆美元升至2.1兆美元;續任的老布希陷入財政困局,經濟欲振乏力,失業急速升高,1992年競選連任慘敗。2001年美國總統小布希上台後又大肆減稅,繁榮的表象處處布滿危機,美國國債於去年秋竟升逾10兆美元,金融海嘯舖天蓋地而來,共和黨又再次失去政權。

何以看似對人人有利的減稅到最後反而讓經濟更加困窘,而引發民怨?原因很簡單,多數減稅方案真正的獲益者都是少數的富人,中產階級並未獲利。美國經濟學家加爾布雷斯(J.K.Galbraith)認為這套向富人傾斜的減稅邏輯就是:「當馬兒有足量的燕麥餵飽時,麻雀才可以揀食一些殘渣。」這樣的減稅政策自然使得貧富差距擴大,消費動能驟減。減稅短期雖受民意青睞,但長期卻必然形成民怨,雖贏得一成富人的喝采,卻失去九成民眾的支持,如此怎能繼續執政?

台灣這些年幾乎年年有選舉,為贏得選舉,朝野政黨沒有人敢從台灣的長遠發展著眼,提出財政、金融、經濟的改革藍圖,所見者盡是土增稅減半徵收、遺贈稅大幅調降、老農津貼頻頻加碼,忽而振興房市,忽而拯救股市,執政者早已不知「雖千萬人吾往矣」那種對理想的堅持為何物,何其可悲!試想若沒有去年「振興房地產方案」,提供了4千億元優惠房貸,為房市挹注大量資金,大台北地區房價豈會持續攀高?若房價未攀高,內閣今天又何需端出「穩定房價方案」?政府左手創造了泡沫,如今右手又要來解決這個泡沫,資源的誤置,莫此為甚!如果這種一味討好短期民意的施政邏輯,就是吳院長口中的庶民經濟,那麼這樣的庶民經濟,不要也罷。

一個民主國家的執政黨若永遠只追求勝選,每次的執政不是在為十年、二十年的國家前景規劃,而是在為下一次選舉舖路,這是多麼悲哀的事。很遺憾的,這一年多來我們看到的馬政府正是如此,眼看財政惡化,賦稅負擔不公,卻對該加的稅噤若寒蟬。試想今年有縣市長選舉,明年有直轄市長選舉,後年總統選戰又將開打,若馬政府永遠只會用補貼和減稅來討好民眾,眼前的小惠小利終將變成來日的財政風暴與經濟災難,如此執政莫說8年,即便16年又有何價值?

上個世紀知名的經濟學家熊彼得(J.A.Schumpeter)曾感嘆:民主國家的總統若淪為一個全神貫注於不要摔下馬的騎士,他至多也僅止於不摔下馬,而無法好好騎著馬旅行。熊彼得形容這樣的政治人物成天只會在「票數上做買賣」,對國家經濟長遠發展極為不利。我們企盼馬總統不要成為熊彼得所說的那位騎士,也不要讓執政黨成天只是在票數上做買賣,而失去執政的最初理想。我們呼籲馬總統忘掉選舉,或為台灣的經濟、或為台灣的財政、或為台灣的司法大刀闊斧的改革,成為一個讓後人懷念的總統,而不要淪為一個只會打選戰的總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