號稱在十二年內吃掉三五○顆米其林餐廳星星的醫生美食家詹益昌對Joel Robuchon並不是那麼佩服,「雖然食材高檔、價格昂貴,但其中有許多並非真正現做的料理。」

吃遍Robuchon在紐約、東京、澳門與香港的餐廳,針對L’Atelier這個等級類型,詹益昌以「邊緣不夠銳利」來形容,例如,沙拉並非現拌、甜點沒有現做。他認為,Robuchon在全球迅速擴充關鍵在大量複製,最大問題也在此。

曾專程飛到澳門品嘗Robuchon親手烹調的白松露宴,詹益昌發現Robuchon的團隊懂得包裝複製,但廚藝進展有限。而米其林整體水準愈來愈腐爛,標準漸簡化,拿星也變得輕易。但他也指出,Robuchon的L’Atelier無論在何地,均獲得二星評價,台灣消費者因此可認識米其林的給星標準。雖然並非百分之百滿意,但詹益昌仍表示:「台北的Joel Robuchon還是一定要吃的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