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勤體系的盤根錯節導致權責不分和維安漏洞,三一九槍擊案正是一次慘痛驗證,但五年來特勤內部還是狀況不斷,顯示加強管理只能治標,唯有徹底從組織上改造特勤單位才能治本,為讓這個特殊體系權責相符以杜絕維安死角,馬英九應認真思考特勤局成立的必要性。

為讓特勤系統權責相符,國安局曾規畫兩個方向,一是讓特勤中心獨立出來,成立類似美國的密勤局,或與侍衛室合併,讓總統府自己去管;二是侍衛室併入特勤中心,完全歸國安局管。但無論如何,最終是要讓這兩個系統的權責能夠一條鞭。

不過,前一設計脫離國安體系,到最後在元首維安的情資獲得上還是必須借重國安局,只不過多虛設了一個單位,回過頭雙方還是一樣要聯合編組執行勤務,等於多此一舉;後者由國安局長完全掌握總統安全,但總統身邊沒有像侍衛長之類的親信,恐怕沒有安全感,過去國安局內部就評估,總統接納這項方案的可能性不高。

古代皇帝有所謂禁衛軍,目的就是在軍人叛變時,君王能藉貼身信任的禁衛軍充當最後保命符;然在現今的民主社會,軍人政變的機會已經微乎其微。此外,前總統蔣經國參照韓國國安局人員涉及暗殺總統事件的歷史背景,才決定另立警衛室由侍衛長率領維護元首安全,然這套思考早已不合時宜。

台灣早已解嚴,至少應思考裁撤總統府警衛室的設計,直接由國安局特勤中心全權負責元首的維安工作,出了事,就由國安局一肩扛,責任誰也躲不掉,讓特勤維安體系的權責相符,才是現代化特勤系統的新起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