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了兩個月,文建會主委新人事終於出爐,盛治仁坦言與自己的專業不搭軋,接下這個職務的原因是「難以拒絕馬英九」。

攤開盛治仁的履歷,政大外交系、美國西北大學政治學博士、東吳大學政治系主任、民調專家、台北市研考會主委、聽奧總執行長,確實與文化界沒有淵源。當然,文化行政工作不一定非文化界不可,盛治仁的溝通協調能力與開明形象不惡。

但是,盛治仁點頭出任新職,竟然是因為一向不會對人說不,「萬一接錯了,也算是給自己一個成長的機會吧。」吾人期期以為不可。盛主委的談話,透露出兩個令人不安的訊息,第一,證明內閣改組還是由總統強勢主導,內閣大小職位都是總統欽點的人馬,再一次挫低了閣揆的領導威信。

第二,即使是盛情難卻,也要展現知其不可而為之的使命,「給自己一個成長的機會」的說法,好像把內閣當成「學習成長營」,太消極。

文建會成立廿八年,換了十一位主委,主委雖非盡皆碩學鴻儒,但也不能有五日京兆「試試看」的心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