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昨報載,由於有女藝人遭警方酒測要求「吹一下」的騷擾案件爆發,此事件的主管單位性騷擾防治委員會和台北市社會局,於是提出對性騷擾行為的認定標準。不過,性騷擾的標準竟然被簡略的被詮釋為「摸摸不行、拋媚眼或看看也不行」,似乎讓人動輒得咎,另一方面,更感嘆這些官方單位的解釋完全沒有抓到重點。

依《性騷擾防制法》第二條:「性騷擾,係指性侵害犯罪以外,對他人實施違反其意願而與性或性別有關之行為」,其中第一款和第二款更明定性騷擾行為必須有以權勢或對價關係迫使被害人服從性騷擾、以及透過各種方式影響到被害人之正常生活與工作教育等。顯然,被害者「意願之違反」才是重點,不管是摸摸也好還是看看也好,都不至於足以構成性騷擾行為,重點在於尊重每一個人的意願和情緒,而不是在限制動作的本身。

因此,性騷擾行為的產生實際上與動作或語言表達的嚴重程度實際上不一定相關,但必然會有違反被害者意願和妨礙工作教育等日常生活的問題。是以性騷擾的防治,不在於加害人動作語言反應的輕重,而在於是否尊重且維護被害者的情緒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