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美國人竟然選出一個社會主義者當總統。他的名字是「歐巴馬」。

這不是《給我報報》的政治玩笑,而是共和黨右派長期以來的說法。雖然這遠非事實。

民主黨原本就因為比較傾向主張政府在公共服務的支出、反對向富人減稅,而被右派批評為主張「大政府」,而這個大政府的政策方向又被妖魔化是國家擴權且威脅個人自由。

在去年總統大選時,共和黨的正副總統候選人麥肯和裴林就都曾向選民暗示過歐巴馬是社會主義者,來召喚選民對他的反感。

歐巴馬上任後,面對經濟危機,提出一個將近八千億美金的財政刺激方案來救經濟、救銀行、接收通用汽車、改革健保制度,更讓他們找到最佳藉口說國家要取代市場,而民主黨要把美國帶往朝向社會主義之路了。

今年五月,共和黨全國代表大會正式通過決議,指控歐巴馬和民主黨要把美國變成社會主義國家。九月初,歐巴馬(見圖,美聯社)要對小學生發表講話,保守派竟然說對兒童談健保改革是要灌輸他們社會主義觀念。

奧克拉荷馬州議員說:「這不是公民教育,是培養個人崇拜,而這只有在北韓或是海珊的伊拉克才會看到。」真是了不起的見解。

最近半年的健保改革方案,由於歐巴馬主張要加入「公共選擇」的方案,亦即由國家來提供在既有體系下未受保的個人,更讓保守派刻意製造各種對政府介入的恐慌。而這種惡劣的修辭不是始自今日。

「一種把國家主義或社會主義強制在人民身上的方法,就是透過醫療體制。他們很容易把醫療制度偽裝成一種人道主義。」這是雷根在一九六一年反對「聯邦醫療保險」(Medicare,美國聯邦政府提供給老年人的健保制度)的演說。這個演說稿,名為「雷根大聲反對社會化醫療制度」,並且被美國醫療協會發給各個會員。那時,雷根才剛開始他的從政之路,且要到二十年後,他才真正實踐他的理念,在美國掀起一場自由市場至上、反對政府介入經濟的雷根主義革命。

雷根和許多保守派相信建立老年健保是為了建立公辦全民健保,而這就是把美國變成一個社會主義的國度。但他們當時阻擋失敗;雷根演說四年後,國會通過當時總統詹森提出的「聯邦老年醫療保險」,替美國殘缺的健保制度補上了一大塊。

由政府負擔部分健保從一九四六年杜魯門總統提倡以來,一直就是美國自由派(這個字在美國是中間偏左之意)的政策主張之一。但是進入冷戰後,美國出現強大的恐共、反對社會主義的意識形態,不斷汙名化全民健保。另方面,美國民調事實上長期顯示人民不信任政府作為一個抽象的存在。到了八○年代雷根主義革命後尤其如此,甚至九○年代民主黨的柯林頓都說出他的名言:「大政府的時代已經結束了」。

至今,美國仍然是先進工業國家中,唯一沒有強制全民健保的國家,且除了「聯邦醫療保險」外,健保都是由私人保險公司提供。

如今歐巴馬要推動一個從一九六五年以來最大的社會改革,自然引起保守派的嚴重憂慮,再加上這會損害私人保險公司的利益,所以他們發動全面攻擊。(雖然在總統競選早期,歐巴馬並未如希拉蕊一樣把全民健保當作他的主要綱領。)尤其,過去這幾個月的國會戰爭中,「公共選擇」的部分仍然是最爭議的。

對大部分國家(包括台灣)來說,美國人對公辦全民健保與社會主義之間的聯結是很荒誕的,這反映了這個國家詭異的集體焦慮和政客名嘴的邪惡抹黑。雖然社會主義的幽靈不曾真正在美國上空飄蕩,但是美國人似乎比誰都害怕這個幽靈,只是歐巴馬絕對不是那個幽靈的附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