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美談判開放美國牛內臟,民意喧騰半個月,事態未見緩和,還有愈燒愈熱的趨勢,民間團體發起公投、醞釀走上街頭,朝野立委幾乎眾口一辭要求政府重啟對美談判。而政府決策高層,從開始堅持談判不能重開、《食品衛生管理法》不能修正,到現在態度終於軟化,同意立法院修法把關,但前提是:不能重啟談判、已與美方簽署的議定書不能變更,這樣的危機處理,能否為馬政府解套,實在大有疑問。

國安會祕書長蘇起上周赴立法院說明時,堅持的立場是:台美議定書位階高於國內法,換言之,不論立法院究竟如何修法,談判既已簽署,都無礙議定書的落實。這個說法自然不為立委所接受。不論如何,對外談判都屬法律賦予的行政授權,行政機關有權在前線談判,卻不表示可以為所欲為,做出違反國內法律的議定內容。更重要的是,民主國家不論對內決策、對外談判,終究還是要以民意為依歸。

偏偏這次進口美國牛內臟、絞肉的談判,儘管進行長達十七個月,但在拍板前,並未做好完善的國會溝通,甚至行政院決策高層也在狀況外,事後任何補破網的措施都顯牽強,朝野立委有志一同,以修法阻絕美國牛內臟與絞肉的進口,不只是打了談判代表一耳光,更對美國老大哥不買帳,這在未來的台美關係上當然要冒相當風險。

立法院長王金平聲稱,對修法的內容,台美之間理應有足夠的默契。問題是,府院高層既決定讓步,同意立委修法以向選民交代,如果只是將政府措施中的「三管五卡」入法,勢必無法取得民意的支持,立委就完全不可能以這樣的修法案對選民交代,甚至可能遭致更嚴重的「假把關,真護航」的譏評;另一方面,美國卻對我政府祭出「三管五卡」極不滿意,聲言要查是否違反協定,弄到此刻的馬政府已陷入「騎牛難下」之局面。

據國民黨立委透露,馬英九總統非常關切修法案的文字,深憂有「禁止進口」的字眼在其中,馬總統的憂慮不是沒有道理,正常國家豈能發生前腳與友邦簽下協商議定書,後腳卻以修法方式推翻協議?不論議定書與國內法的地位孰高孰低,總是不能兩相矛盾,甚或衝突,這也是為什麼府院高層先前反對立法院以修法把關的原因。

府院既讓步點頭放手讓立法院修改《食品衛生管理法》,就要有充分的準備和沙盤推演,文字如何與議定書內涵不衝突?如果衝突該怎麼辦?更重要的,從邏輯上說,因為立法院已經排定在十七日三讀《食品衛生管理法》修正案,議定書送立法院備查的時間點卻在修法之後,做為負責任的國會,因應台美議定書修法後,不可能行禮如儀,對議定書照章全收,查照了事,立法院很難不將備查案改為審查案,當議定書從備查改審查,變數就多了,立委們能不能改變或否決議定書的內容?如果不改變,會不會和立委自己修的法不合?萬一改變,衍生的台美緊張,是不是馬政府或台灣能夠承受?從國會議事的各種可能性推演,風險最小的解決辦法只有一招:立法院將備查案改審查案,不變更議定書內涵,但由院會做成附帶決議,要求行政部門從嚴把關,表達台灣維護國民健康的嚴正立場。

衛生署長楊志良感嘆美國牛風暴是「政治凌駕專業」,他不怪民進黨發動或聲援各種抗爭手段,因為此刻若國民黨為在野黨,也會做同樣的政治動作。當美國牛風暴席捲成選舉議題,府院到國會的危機處理即使過關,都不表示在野黨會就此放手,更不表示全國民眾就能欣然接受,但這些政治成本,都是馬政府必須承受和付出的代價。

馬政府就任一年半,劉內閣短短的一年多時間中,最大困擾和磨擦就是國會溝通,以及與民意的疏離,劉揆離任前和國會的溝通漸入佳境,沒想到,吳內閣上台又發生類似狀況,吳揆出身立法院,這次風暴發生,顯然問題並不出在熟悉國會生態的行政院,反而出在總統府和主導談判的國安會。不論馬英九總統願不願意、習不習慣,他都必須學會聆聽、尊重立法院,尤其在他兼任國民黨主席之後,對內、對外的決策與談判都不可忽視立法院的角色,唯其如此,馬英九領導下的國民黨,才能發揮國會多數席次的優勢和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