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院朝野協商達成共識,在《食品衛生管理法》三讀修正前,應禁止進口美牛內臟、絞肉等部位。國民黨立委群起和民進黨相互競賽,看誰反對美國牛肉最認真,美國牛肉議題發展至此,相信府院在決策時之沙盤推演,絕對沒有想到會有這些意外的劇本。

負責談判決策的國安會祕書長蘇起表示,民進黨政府開放美國不帶骨牛肉進口時,沒有談判,「某單位的某個人一通電話就搞定了」,而這次台美牛肉談判既確立政府權威,也向國際證明台灣是能打交道的對象。蘇起自認為國民黨政府有完備的幕僚作業,有完備的談判過程,決策模式絕對是優於民進黨政府的一通電話。然而,牛肉風波發展至今,行政院的反應如同父子騎驢,遇有指責就改變說詞,其面臨的窘境也沒有比當年的民進黨好到哪裡去。

開放美國牛肉進口,大家都知道這是加入WTO後,台灣必須犧牲的農業產品之一。美國牛風波,已經不是食品安全的問題,也不是政策說明的溝通問題,而是延續WTO談判下,反對開放農產品的民族意識,不僅台灣如此,日本、韓國也是如此。因此,以狂牛症禁止美國牛肉進口模式,這可合乎農民利益,卻可不傷害與美國的關係。然而,只要有限制,美方要求開放的壓力永遠存在,「全面開放」是遲早的事,因這是國際實力的現實,也是當政者必須處理的無解難題,因為順了姑意,就逆了嫂意。

民進黨了解困境根源所在,選擇的決策模式,就擺明屈服於美國政府壓力,不必裝模作樣,行禮如儀的談判和官樣文章的幕僚作業就全免。民意不管如何反彈,置之不理,即使立法院成立調查委員會,並決議禁止美國牛肉進口,民進黨政府也是視而不見,反正死豬不怕開水燙,議題吵久了,自然就會被淡忘。二○○五年三月二十四日衛生署公告有條件開放美國牛肉進口,抗議四起,四月十六日如期實施,爭議平息,若非美國再傳狂牛症事件,就不會有立法院後續一連串的抗爭行動。

反觀,自認有完備決策程序的國民黨政府,為安撫高升的反彈民意,在公告「修正美國牛肉及其產品之進口規定」時,同時宣示以「三管五卡」的行政手段,技術性嚴密防堵美國牛絞肉及牛舌等內臟進口。「三管五卡」不正是告訴國人狂牛症的潛在危險,既然政府不能保證百分之百安全,為何貿然與美國簽訂開放的協定呢?「三管五卡」得不到國人支持,反而讓美國人懷疑這是踰越雙方協定的內容,美國牛風波發展至今,馬吳團隊既失民心,恐怕也失去美方的信任。

「重啟談判已是不可能」,國民黨府院已多次表達此立場,就應該為決策承擔所有一切責任,更應該約束黨籍立委修法禁止牛內臟進口的戲碼。因為,一旦假戲真做,那已經不是國內法高於國際協定的法律爭議,而是台灣在WTO架構下,對於簽署協定出爾反爾的國際爭議。 (作者曾任國會助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