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市場對精緻米的需求逐年提高,精緻包裝米占大陸白米市場額雖僅4%,但每年增長速度卻在50%以上,跨國糧商看中大陸目前飲食精緻化的商機,正鎖定地形和氣候都適合產米的東北,與當地農民簽下種植協議,並選擇著名產區來做稻米加工基地,未來黑龍江、哈爾濱等地可能與日本越光米齊名。

大陸雖為產米大國,卻缺乏完善的企業化領導,跨國糧商擅長行銷及包裝的長項,讓他們爭相選擇這些著名的水稻產區作為其大米加工基地。

穩定供應量 搶先機

由於跨國糧商多半沒有自己的耕地。所以,他們試圖以訂單農業的形式,與東北種糧大戶簽訂水稻定向種植協議,企圖將大量稻田變成企業專屬種植基地,一但某家糧商有固定農戶提供穩定的供應量,就等於占了大陸這塊市場的先機。

目前跨國糧商首先要面對的問題是,就算有了固定的農戶供應白米,想擁有優質且穩定的供應者,卻還有一大段距離。如果沒有優良品種、產區、種植技術、優厚的收購價格也難保證優質穩定的供應。大陸稻米的種植較為複雜,缺乏規模化,米種差異也很多。即使是互為鄰居的兩戶人家,種植的水稻品種也不同。

訂單執行率低待改善

而且,據不完全統計,目前訂單農業的執行率不足20%。除了執行率低,糧商的投資風險還包括,每年糧食價格不同、農民種到一半放棄,或者到了收割之際把糧食賣給出價更高的糧商等,截至目前發展,跨國糧商目前在與農民的訂單合作上,沒有哪家企業經驗已經成熟。

成立專門農藥化肥公司

此外,每收購一噸大米,糧商都需要付出高於國家收購價60元的成本,按照年產量30萬噸計算,企業必須多付出的成本是1800萬元。但是多數企業的目標並非鎖定金字塔頂端的客戶,他們的目標仍是老百姓,因此,在銷售上,精緻包裝米的定價只能比普通米貴一些。企業認為,稻米業的特點是投資大、利潤薄、見效時間長的產業。利潤是要按照噸來計算的。

即使問題甚多,跨國糧商卻清楚在大陸每年年產水稻18億噸的市場上,只要能占據一定的份額,收益就十分驚人。所以,許多糧商認為,只有通過一年又一年地與農民兌現合同來積累信譽。而為了獲得高品質的米,他們也成立了專門的農藥和化肥公司,為訂單農戶提供種子和專家,以及種植指導手冊,他們相信假以時日,這個產業會越來越成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