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昨日《南方都市報》報導,深圳今年推出供出租的保障性住房,有超過一半的房子沒人要。在以「租」為背景的前提下,保障性住房的出租情況遭遇冷落,而銷售卻十分火爆。「出租難,徵地難,審批難」讓市住建局有苦難言,以致陷入困境。

供需都不順暢,「保障性住房」成了一把「雙刃劍」。「囚徒困境」本是經濟學上的理論,最後演變為「博弈論」基礎。目前市住建局在供需兩方都難以為繼,便是整個計畫的「博弈」出了問題。

蓋房要徵地,自然會涉及到拆遷難題,保障性住房在徵地遭遇的違法建築、臨時建築現象不在少數,而補償機制又不完善,因此計畫雖然龐大,但在最初階段就遇到了難題,其「可行性」雖然不會受到質疑,但是缺少調查,未將這一情況列入項目的風險或對風險估計不足則是肯定的。而在房屋竣工之後面臨的「出租」難題,則對需求市場缺少調查所致,以至於計畫看似順應民意,卻「熱臉貼了冷屁股」。

至於「審批難」,則是政府效率不高的又一例證。如今五年計畫完成不到1/10,其實也並非完全都是壞事。市住建局及其它決策部門完全可以再做詳細的調查論證,因為項目完成尚少,所以修改剩餘的計 畫、完善出租和銷售的政策就都有可能。這一「囚徒困境」的解決,需要與供方即其它政府部門博弈而完成,也需要與需方,也即市場的需要做契合,才不至於形成廣廈千萬間,而無人願入住的局面。

(摘錄自《南方都市報》2009-1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