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市黃埔大道交通整治工作會上,梁姓幹部的狂言「我是不是拉屎也要告訴你啊?臭不臭也要告訴你」,雷到不少市民。對於梁姓幹部的「最牛官腔」,廣州市委書記朱小丹在批示中寫道,「『最牛官腔』令人心寒,必須嚴肅處理並舉一反三,加強教育監督,堅決糾正個別幹部漠視公眾的惡劣作風」。

據媒體報導,梁姓幹部最初只是受到新光快速路有限公司停職的懲罰。可在市委書記朱小丹做出批示後,廣州市政府糾風辦根據批示精神,責成新光快速路有限公司對梁某在停職檢查的基礎上作出嚴肅處理,將對梁的處罰由停職改為撤職,撤銷其部長職務。由此可見,領導的個人意志在決定如何懲罰梁姓幹部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

相關領導重視幹部和官員的作風問題是好事,可如果處理這些問題,不是依靠法律規章和制度,而是通過更高級別的領導的指示來「嚴肅處理」,那麼對於大陸尚待完善的行政體制來說無疑弊大於利。弔詭的是,這種實質上與大陸行政體制改革方向背道而馳的「人治」,卻成為官員解決社會問題最常使用的方法。

從歷次官員失言事件中可以看到,一旦領導高度關注,「問題官員」勢必會在短時間內受到相應的懲罰。如果懲罰的決定是依正當程式做出的,那麼自然無可厚非;可如果領導是迫於輿論的壓力,甚至因為要順應民意而捨棄法律規章,以一紙「批示」,就決定該官員之命運,那麼對這些「問題官員」來說也未必是公平的。這樣做,不過是另一種行政強權的表現,無益於政府行政的良性發展。

改革開放在某種程度上來說,應該是「人治」逐漸淡出舞臺,法律和制度重新發揮作用的過程。

可現實卻是,「批示」這種人治社會的產物有時竟然比法律規章更有效力,更受官員的重視。這一方面是由於官場風氣—唯上級之命是從—的影響,另一方面則是過去大陸社會重人治,輕法治的後遺症表現。

健全約束公職人員行為的制度,成立獨立的調查委員會去調查涉嫌違紀的公職人員,形成遵循法律規章來處理問題的習慣,是大陸邁向民主法治社會最需要著力的地方,也需要全社會的共同思考和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