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深圳擬出台導遊薪酬制度改革試行方案,借鑒國外做法,允許導遊合理加收導遊服務費,也就是「小費」。

「借鑒國外做法」,就是所謂的「接軌」。據說國外消費者注重知情權,一件商品往往分段標價。中國人想知道的卻往往只是「我總共需要付多少錢」,「小費」雖然獨立於產品標價之外,也會被消費者在心裡「捆綁」計算,或許因此就會得出漲價的結論,引發不快。

「小費」的初衷是促使導遊提高服務質量,實際收入提高了,或許就可以杜絕收回扣,頻繁帶領旅客購物的現象。然而前些年有關國外「高薪養廉」的報導層出不窮,結果我們許多部門官員的待遇呼啦啦漲了上去,可是「廉」並沒有被「養」出來。高薪之後,反而提高了某些人的眼光,吊高了某些人的胃口,撈好處的力度因此更大了。「小費」與回扣相比,假如數量上有所不如,那麼導遊們估計不會滿意,假如數量上超過了回扣,或許一時得到滿足,但過一段時間,他們會不會和國外同行比待遇?會不會與國內一些高薪群體比收入?很難說。只要去比,總能得出自己受了委屈的結論,從而有了變換著手段撈好處的理由。導遊如此,官員們不也是如此?

不首先在敬業精神等軟實力方面與國際接軌,而是先在物質待遇方面接軌,這種先後秩序的顛倒,往往導致「接軌」最終成為貶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