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國務院新聞出版總署署長柳斌杰日前宣布將在2011年底前,完成非時政類報刊出版單位的轉制工作。目前大陸「自負盈虧」的報業改革方向,已經進行到從「事業單位」轉型成為「企業單位」。

徐銀磯

現在中國大陸所有報紙在名義上,仍都是「官方媒體」,分屬各級黨委、中央各部門、國有企業等,並以「事業單位」性質存在著,所有營運都依靠所屬單位的財政撥款支應。但近幾年來,大陸經濟已逐步邁入市場化,官方再支應媒體的能力,也自然受到市場經濟所影響而漸式微,盈虧自負的壓力正悄悄質變著大陸媒體。

「盈虧自負」這4個字,也就意味著中國大陸的媒體,正朝向市場化的路子上走去,而將全面推動的企業轉型所迎面而來的,也應是大陸媒體邁向自由競爭市場的嚴酷挑戰。轉型成為企業後的大陸媒體,能不能在市場中生存下去,還得看中國當局願不願意在意識型態上放手一搏,真正放手,讓媒體獲得一個能夠在市場化生存下來的基本條件。

在自由主義的新聞學理中,所謂的市場化,便已載有自由化的根本內涵。沒有開放的言論及自由意識的媒體是不見容於市場的,而市場又是需要開放自由競爭的,一旦被管制的、受管制的,自然就不會被市場所接受,不被接受的下場就是從市場中被淘汰。

台灣在動員戡亂時期,有報禁、黨禁,媒體也只有三台可看,是政治力箝制媒體甚至是意識型態最為高漲的時候。在三台之中,其中又以軍方背景的華視,最為保守。

當時的三台,就如同今天的大陸中央媒體,無須自負盈虧,背後都有各單位挹注的經費,來因應各種行政開銷,廣告收入在當時並不是資金最重要的部分。直到1988年1月1日報禁解除之後,1993年台灣第一家有線電視台TVBS成立,1996年有線電視開始蓬勃發展,具「黨政軍」的三台也當場被打掛。所以,被管制、被控制的媒體,自然就沒有競爭力,資本主義中,新聞自由化是必然的現象。要市場化就一定要自由化,才能具競爭力。

台灣是在解除動員戡亂後,解除了報禁、黨禁,以政治力的手段由上而下推動台灣媒體市場化的進程;中國大陸則是採取在政治上先上綱,企圖由下而上推動大陸媒體市場化的腳步。然而,儘管兩岸對於媒體開放,推動的方向不同,但實質內涵與邏輯卻是相同的。

中國大陸由於長期受到意識型態的束縛,政治自由化必然是整個國家最後一個解放的環節,和西方民主國家的發展是顛倒過來的。而從經濟自由化開始帶動到整個社會的開放氣象,在此時此刻也已逐漸感染到大陸媒體。

在可以預期的將來,大陸媒體就會像大陸的市場經濟發展的經驗一樣,從國營企業開始民營化,資本結構開始有了開放的道路,而步上自由經濟體制的經營路子,只要在不觸及政權結構的議題和資訊,都將會更加多元且開放地呈現在大陸的媒體內容之中。

因此,透過市場經濟的洗禮,就像將為封閉的大陸媒體打開一扇自由化的窗,漸漸地,大陸人民也可以在媒體上,呼吸些許自由化的新鮮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