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歐共產國家集團瓦解之後廿年,各國的歷史教科書開始揭開過去共黨政權加諸的禁忌帷幕,讓冷戰之後出生的新世代以新視野了解國家的前塵往事。

在波蘭首都華沙擔任歷史老師的季歌絲卡女士指出:「對年輕人來說,共產主義時期就像古希臘一樣富異國情調。」保加利亞首都索非亞的女高中生狄米楚娃則說:「我們很幸運不必穿制服,遵守軍隊般的紀律,為上學而剪髮,也不必崇拜列寧。」

然而東歐學子在校所學,往往與他們父母親幻滅的記憶相衝突。這些家長泰半在民主轉型期間掙扎調適,許多人至今緬懷共產主義時代的社會安全感。

東歐的歷史學家歷經一段時間,才逐漸擺脫共產主義的宣傳用語,從較客觀的角度教導學生有關共黨時代的歷史。經過幾年深思熟慮,保加利亞的教科書敲定了這樣描述共產主義:「採行史達林主義的極權統治模式,壓制政治多元性,強制人民接受共黨領導人的角色,不尊重公民權利。」

保加利亞的學生現在已知道,一九四四年至一九四五年的高壓統治期間,有兩千七百多人遭判處死刑,四千五百人被送進勞改營。

東歐各國加入蘇聯集團過去被稱為「自願併入」,拉脫維亞的教科書如今修正為蘇聯「佔領」。學生現在也知道,在一九四○年代前半期,曾有數萬拉脫維亞人被送進蘇聯的勞改營,這在過去是聞所未聞。

波蘭的歷史教科書則指出,蘇聯這個外國強權將共黨政權強加諸波蘭社會,波蘭社會只是其受害者,意圖藉此消弭社會的任何罪惡感。

捷克共和國也揭露一個過去教科書禁忌的課題:布拉格當局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曾將境內德語區蘇台德(Sudeten)的三百萬德裔驅逐出境,當時捷克甫脫離納粹德國的佔領,反德情緒高張。羅馬尼亞涉及共黨統治的歷史課程比較簡短,但中學生讀過教科書後常會質問,既然共黨政權如此惡劣,為何能掌權這麼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