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基昨天贏得世界大賽第廿七冠,隨隊的「台灣之光」王建民雖然因傷無法上場,賽後慶功宴仍然開心的與隊友一起開香檳慶祝。建仔將會獲得生涯第一只世界大賽冠軍戒指,也是台灣球員的第一人。

當洋基二壘手坎諾快傳一壘、刺殺維多瑞諾的時候,建仔和身邊隊友一起衝出了洋基休息區,跑進球場內慶祝。回到更衣室的慶功宴,建仔被淋了滿身香檳,也不忘用香檳「攻擊」台灣記者。比起過去晉級季後賽或分區封王的香檳,世界大賽就是特別不同。

「當然不一樣,」建仔說:「因為球隊打那麼辛苦,打了一整年才有今天,拿到冠軍真的就不容易。」

冠軍滋味雖然甜美,可惜建仔因為右肩開刀,只能以「啦啦隊」的方式參與,心中不免有些沮喪和失望,建仔也希望能盡快找回健康,再打進一次季後賽。 建仔今年雖然只有一勝六敗、自責分率九‧六四的成績,但他仍是球隊的一分子。而且今年初歸隊投不出昔日水準,球團不當的復健決策也有責任,於情於理,冠軍戒指都該算他一只。

如果建仔的肩膀能完全痊癒,洋基肯定也不想失去這位連兩年十九勝的強投。不過雙方的合約要怎麼走下去,還是要等十二月才有答案,總經理凱許曼昨天也不願談論相關議題。「大家都是贏家,現在是贏家的時刻,今晚不談其他的事。」凱許曼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