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九六、九八至二○○○年四度封王,當年打造洋基王朝的悍將僅存四位在陣。或許真是天命所歸,昨天封王戰派提特先發、李維拉終結、波沙達蹲捕、吉特守游擊,四名老將都出場。

休息區還有另一擁有三枚冠軍戒的總教頭運籌帷幄,吉拉迪身穿廿七號球衣,果真幫球團拿到第廿七座世界大賽冠軍。

原本預期是精采大戰,但洋基早在五局已拉開比數,比賽變得一點也不刺激。佩卓四局投球看似不算太差,仍在本屆世界大賽裡叫了洋基兩次「爹」。保險起見,費城在落後三分時,五下趕緊派上後援,卻火上加油多失三分,重要賽事晚局不保,勝負鮮少翻盤。

老派休三天銜命先發,五點二局表現還算正常。老派每局都被上壘,若非對手擊出兩次雙殺打中斷攻勢,以其控球來看(五十好球四十六壞球),想安然度過五局拿勝投也不太容易。當然,主審韋斯特不大一致的好球帶,也經常對老派造成困擾。

東瀛「助拳人」松井秀喜六打點技驚四座,無疑是洋基登基的左輔功臣。松井近年飽受膝傷之苦,強攻貧守,但教練團看重其破壞力,讓他在世界大賽擔任主場DH及客場代打。結果主場有兩勝是其紅不讓擊出勝利打點,連客場代打三次也敲出一發全壘打。

二局下半A-Rod連四壞保送,馬丁尼茲面對洋基第五棒松井,頭兩球都是好球,兩好無壞投手球數絕對領先,酷斯拉瞪眼挑、揮棒黏,纏到第七球還是兩好三壞,佩卓第八球投出紅中球,「怪獸」猛力一拉,球飛向右外野第二層看台。

僅隔一局松井又在三局下從佩卓手中擊出兩分打點安打,而他五局上場時費城教練團實在怕了他,連忙換上左投哈普頂替右投德賓,試圖以左制左。

也許費城人忘了,左打松井並不畏懼左投,大聯盟七季打擊率,面對左投甚至比右投多千分之三(.294與.291),長打率也只低些(.465與.490)。哈普投出一記「浮而不滑」的外側變化球,松井擊到右中外野牆邊形成二壘安打,又帶回兩名跑者。

轉戰大聯盟松井頭一年就全勤並參加世界大賽,接著也四度成為季後賽要員,只是年年有機會,希望全落空。○六年季後賽第一輪落敗,隊長吉特嘆道:「我們拿過不少回,並不意味那是容易的事。最優秀的隊伍打得進季後賽,但唯有最熱門的隊伍才能勝出,一支在合宜時機炙手可熱的球隊。」

松井昨夜就是不斷掌握良機,隨時加溫棒子,在最關鍵的戰役幫洋基發光發熱。「十年磨一劍,今日把示君。」無論洋基或松井,甚至是紐約或日本球迷,誰還有不平事?(棒球文字工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