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盟東莞新世紀根本還未確定,對方開出價碼也沒那麼高,假如領那麼多錢,我還真怕被綁架!」昨天趕赴中華籃協繳交離隊證明書與相關文件的「台灣飛人」陳信安搖著頭表示。陳信安同時強調,會這麼想去CBA挑戰,是受到最近國內籃壇充滿不穩定所影響。

他表示至今超籃聯賽新球季還不知道能否開打,這給球員很大的不安全感,有機會去中國打球,當然很想順利成行。

「當然我最感激的,仍是裕隆高層的成全,要不是今天拿到離隊證明書,可能我真的來不及去了,」陳信安說,「籃球員也是人,自然抵不過要生活的壓力,還是必須跟現實妥協,追求更好的薪資條件。」

跟現實妥協 追求更好薪資條件

預計明年二月迎接二女兒的誕生,對陳信安來說,沒什麼比得上照顧家庭的責任重要,所以他用「有得有失」來形容此次中國行,卻不想再次放棄難得的前往中國打球機會。

外傳陳信安將與東莞隊簽下三年合約,平均年薪一千一百萬元,不過陳信安昨天全盤否認,「我想只與東莞簽兩年,年薪應該跟林志傑差不多,約在四百到五百萬元之間,但這一切都要等兩岸籃協同意才行。」

說起今年加盟中國甲A聯賽(CBA)的緣由,陳信安回憶是在觀護盃結束後,上海西洋隊和山西汾酒隊先後跟他邀約,但因去年東莞就曾找過他,在仔細考慮過情理層面後,陳信安決定仍和東莞簽約。

「東莞的環境與台灣比較類似,只需一小時左右就能抵達,也是令我心動的因素,」陳信安說,「雖然我很擔心報名時間來不及,如能成行的話,可以賺到很好薪水,但假使再次落空,我會專心留下替裕隆拚總冠軍。」

會讓陳信安如此緊張,是因為中國籃管中心規定的球員轉會籍截止日期已過(前天),甚至報名截止時間也剛好是昨天,現在他只期望兩岸籃協公文往返速度加快些,讓他一圓赴CBA打球的夢想。

一去半年 擔心大女兒不認識我

陳信安看著身旁愛妻強調,「老婆很支持我去中國的決定,甚至岳父也超體諒我,願意幫忙照顧老婆與大女兒,我比較擔心的是,一去中國半年,會不會回來之後,大女兒都不認識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