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研究院院士何大一昨日表示,中國大陸抗煞(SARS)過程所展現的國家集體動員能力,值得外界推崇,但仍暴露出中國防疫體系有待加強,面對可能爆發的流感疫情,台灣缺乏大規模藥品製造產能,大陸方面製藥技術也相對過時,兩岸在這塊領域仍有合作空間。

何大一表示,H1N1新流感致死率不高,民眾無須太過擔心,但過去幾年發生的流感,例如H5N1禽流感,儘管今年沒有出現病例,但它致死率達六成,民眾仍應隨時提高警覺。

何大一表示,愛滋病病例九○年代在中國雲南與河南兩地發生,貧困的河南農村,農民賣血過程,遭不肖廠商使用不潔的針頭,愛滋病在河南爆發後,大陸當局採取封鎖消息的做法,導致當地愛滋病患日後死亡率高達九成,「中國的崛起讓人印象深刻,未來也將持續,但中國愛滋村是中國成長故事背後,被遺忘的一群」。

何大一認為,SARS大規模感染引發的恐慌效應,一度危及大陸經濟基礎,終於改變大陸官方對傳染病的態度,大陸總理溫家寶與副總理吳儀,主動探視河南愛滋村病患,官方積極投入防疫的結果,大陸愛滋病蔓延速度,比世界衛生組織預估的要慢許多。

但六千萬的感染人數,仍相對偏高,大陸中央到地方,對愛滋病患仍存在歧視態度,截至目前為止,大陸投入的防疫預算,多半用在硬體設施,基層醫護人員等軟體設施,仍明顯不足,免費的抗愛滋病藥物,僅限於河南愛滋村等輸血感染,透過性行為與毒癮感染者不在免費治療之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