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長期被國際社會不公平對待的國度,以及國際觀向來就不足夠、甚至是相當欠缺的社會,是不是會產生什麼樣的後遺症呢?姑且不論政府到底已跟或將跟各國或大陸簽署些什麼?光是「議定書」、「條約」、「公約」,以及ECFA、MOU的意義與效力範圍、位階關係,哪怕是政府的主管官員也未必熟悉,更何況是一般社會大眾。對於陌生領域,會害怕懷疑、會過度小心謹慎,這都是可以預期的。

此外,已經跟美國簽了牛肉議定書,怎麼可以不遵守呢?怎麼可以撇步、怪招還一大堆?要就重啟談判修改議定書、不然就要確實履約不可賴皮,這才是道理啊!但所謂的「道理」,反而才是例外。

「立法從嚴,執法從寬」雖屬法治乖常,但往往才是台灣的特色。也就是說,我們本來就習慣把法律定得周延些、答應的範圍可以寬廣一點,反正做不做得到、要不要確實遵守,以後再來「喬」。所以,這次「台美牛肉議定書」爭議,其實是台灣法治乖常現象的延伸,是跨國版、超國界版。

總之,台灣長期與國際社會疏離的後遺症正在浮現,整個台灣社會正處在對「超國界法律」過敏反應之中。但,這表示我們正處在努力與國際社會縫合接軌的當口。至於,如何更積極進行「超國界法治國」升級工程,協助全體國人緩解成為地球村一份子的過敏不適,則是政府無法推辭的重責大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