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人素有穿睡衣上街的習慣,為迎接明年世博會,擔心滿街穿睡衣民眾,有損上海形象,上海市府喊出「睡衣睡褲不出門,做個世博文明人」口號,並派出500名義工勸阻穿睡衣外出。不過,此舉也引來民眾極大反彈,認為破壞了上海的特色文化。

上海人有個奇特的生活習慣,就是低下階層喜歡穿睡衣滿街跑。巷弄裡、街道上,甚至大型商場均可見睡衣男女,部分人甚至會身穿睡衣、腳踩皮鞋或高跟鞋,跑到巷口去買一包鹽,或者頂著滿頭髮卷出來倒垃圾,這身打扮看來有點奇怪,卻是上海典型的市井文化。

市井文化 曾是時髦象徵

舊社會,睡衣通常屬於兩個人群,一種是有錢人,顯示悠閒;另一種是娛樂場所的人,比如舞女,顯示風韻。中共建政後,睡衣逐漸普及。在70年代,上海睡衣上街一度成為城市景觀,是追趕時髦的潮流,「睡衣漂亮」、「睡衣顯示我生活得比較舒適」是那個時代追趕潮流的人普遍的想法。

時髦的浪潮過後,留下的是穿衣的慣性,加上傳統生活空間的狹小,「圖方便」的睡衣特質也就沿襲下來。上海最傳統的居民建築就是石庫門和里弄房子。擠在弄堂裡的居民們「房間小的像白鴿籠,房客都像進牢籠」。認識不認識的家家戶戶,扯一條布簾就圍出自己的地盤,根本無法區隔出公共空間和私人空間,人們的服裝也就沒有場合之分了。周星馳電影《功夫》裡的「豬籠寨」就是這樣的場景,元秋飾演的包租婆一亮相,就頂著滿頭燙髮捲筒,肥碩的身體包裹在大號的睡衣下。

沒錯,這就是人們印象裡弄堂阿姨最常見的打扮。

然而,當穿睡衣的習慣久遠而牢固,那就是一個文化的標籤。

調查列女性最不文明行為

文化與文明經常是背道而馳的,根據去年一份關於「上海女性文明素養和文明行為」的調查研究指出,「穿睡衣上街」被認為是上海女性最不文明的行為。

調查顯示,受訪者普遍認為,上海女性在文明素養方面需要改變的有以下行為:穿睡衣上街、說粗話、常咄咄逼人、放聲大笑和高聲喊人、沉湎於不良嗜好。其中,「穿睡衣」得票率最高。無論是上海本地居民還是新上海人或外國人都持同樣看法。

迎世博顧形象 動員500義工

隨著世博會的臨近,上海睡衣文化可能逐漸絕跡於大街小巷。因為上海市政府指睡衣文化不符合現代文明及國際禮儀,七月起即動員500名義工到各社區勸阻居民穿睡衣外出,以免損害上海形象。

居委會主任沈國芳是上海浦東新區齊八社區的「小巷總理」,勸阻睡衣睡褲不出門,是他的工作內容之一。齊八社區距離世博場地只有兩三站路程,跟浦東所轄的所有世博區域一樣,必須面臨現代文明國際化目光的打量。

齊八社區的文明著裝勸導隊每週出動兩次,每次一到兩個小時。沈國芳說,來參加勸導隊的「志願者」,固定班底有10人,看到有穿睡衣的居民要走出社區,志願者便會上前勸阻。「在短短一個多小時裡接受勸導隊宣傳的居民就有幾百人次。」

有些穿著睡衣上街的居民,一見到勸導隊就掉頭往回走,沈主任覺得,「避開」也是進步,起碼有文明的意識。

奏效絕招 小孩加入志願隊

幾乎在同一時間,浦東新區世博場地附近的各街道、居委會也都沒閒著,都在競相展開類似的活動。

蘇美芝是齊八社區文明著裝勸導隊的一員,在從事勸導工作前,也有穿睡衣出門的習慣。但經過培訓,她不但更加注意自己的衣著,還「優先」勸導家人不要穿睡衣睡褲出門。

由於多年的積習,撼動不易。勸導隊還想出許多勸導的招式。

招式之一是收編放暑假的小孩子加入志願者隊伍。大人們聽了他們的「規勸」,覺得小朋友都在講了,再穿也不大好意思了,因此收到不少效果。

招式之二是強調世博的嚴肅意義,以達到震懾的效果。

「世博會時,外國人參觀完園區出來以後拿著相機到社區亂竄,很有可能到我們社區來。」,「小事放到檯面上來就是大事了」,不能給上海丟臉。

招式之三是利用熟人關係,注意說話方式。

「你要是太正經跟人家交談這個問題,人家有時候不能接受的。」沈國芳說。對此,他的方法是拐彎抹角,以開玩笑的語氣勸說。

(文轉B3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