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接B2版)

過半上海人不反對穿睡衣上街

穿睡衣睡褲不能出門。這是2010年上海召開世博會之前,該市政府對居民的要求,而這也引起了廣泛的爭議。

上海熱線網先前對「穿睡衣上街」做了調查顯示,認為是「素質低,不文明的表現」的占多數,但只有42.03%。認為「沒有不文明,只是圖個方便」占33.95%,而選擇「很正常」的也有24.02%。也就是說,不反對穿睡衣的人數相加,超過半數。

很多上海人不明白,為什麼就在家門口買點東西,一定要那麼麻煩換睡衣?他們穿睡衣出門的理由看起來合情合理:不走遠的地方,不是出席正式的場合,不在外面停留太久。社區和周圍生活設施的緊密結合,也讓這些理由顯得難以辯駁。「要是真有人衣冠楚楚到菜市場超市,才會被另眼相看。」在他們看來,慵懶隨性的生活裡透著海派的餘韻。

面對勸阻 上海阿姨跳腳

「關儂撒題啊!(關你啥事啊!)」、「儂鼓力嘎多咧!(你管得太多了吧!)」被問到對「睡衣睡褲不出門」要求的看法時,有些上海阿姨還是要跳腳的。勸導隊不諱言,有些居民還是難以扭轉既有習慣。

李愷豔是土生土長的上海人,在弄堂裡生活了將近14年,她雖也覺得阿姨媽媽們穿睡衣出門有點不雅,但那股「市井的親和力」,還是讓她有天生的好感。對於像齊八社區那樣的文明著裝勸導活動,李愷豔覺得是小題大做,「穿什麼還需要別人來管嗎?」再說,「為了世博來這樣搞一搞,有點應試的感覺。」

至於丟臉不丟臉的問題,這位上海「土著」80後這樣說:「只要我們上海人自己不覺得丟臉,那麼這個臉是丟不到哪裡去的。估計那些(提出這個意見的)專家和官員不是上海人。」據了解,有外國人也入境隨俗,愛穿著睡衣上街。

網友反彈 詼諧語調諷刺

一些網友也對各個社區展開文明著裝勸導活動,表達反對的看法。天涯有關上海睡衣幫的討論帖中,就有網友留言說,看過勸導活動的新聞影片,「很多老奶奶貌似穿的不是睡衣,只是寬鬆點的衣服,居委會一幫老阿姨就哄上去了。沒天理。」

有網友打趣道:白天看到上海人穿睡衣出去逛,那說明他昨天通宵打麻將,剛睡醒,打算繼續睡。如果晚上看到上海人穿睡衣出去逛,那說明他準備通宵打麻將。

也有人揶揄表示,上海那麼多青壯年寧願在家裡吃房租,也不願意出去工作。所以,上海人在生活居住區附近穿著的寬鬆、休閒、舒適、式樣簡單的服裝,請不要隨便冠以「睡衣」之稱!

看來,上海世博的現代文明不得不面對這個最強有力的對手:穿衣自由。其實,這場關於穿衣的上海灘拉鋸戰,已有幾年的光景了。

上海市社科院社會發展研究所所長楊雄在2006年曾經主持過「上海市家庭文明狀況調查」,該調查顯示,穿睡衣外出等現象未得到明顯改觀。16.5%的人表示自己或家人經常穿睡衣外出,25%的人表示有時會。

睡衣拉鋸 已有多年光景

該報告公布後,被外國媒體廣泛引用。讓楊雄真正感到難堪的一個事例是,上海的一個外國留學生專程跑來跟他說,他的媽媽在英國看到楊雄的調查報告,非常吃驚:「上海竟然還有人穿睡衣外出」,特地把報紙拿給在上海的孩子看。

近些年來,隨著生活水準的提高,穿衣問題在城市中逐漸演化成修養問題。上海媒體和各級政府對睡衣問題的宣傳沒有停止過,但在世博的驅動下所做的勸導工作,力度明顯要遠遠大於以往,爭議也就更盛。

儘管居委會的人員在做勸導工作時已注意分寸。但在一些學者眼裡,基層政府有組織的勸導活動,還是帶有強制色彩。在楊雄看來,穿睡衣上街確實不符合國際禮儀,是應該改的。但這也「不能說是一個道德問題,甚至不能上綱到上海人的文明素養問題。有時候我們把它放大了。」

宣導牌子 沒睡衣族才撤

據了解,勸阻穿睡衣上街,齊八社區並非最先實施的地區,在遠離世博區域大約一兩個小時車程的虹口區日新社區,早在去年底上海世博會倒數500天時,就主動提出推動勸阻居民穿睡衣出門的活動。時至今日,居委會的負責人表示:「我們現在主要工作不是這個,已經到了『到馬路上勸阻闖紅燈』的階段了。」

而「睡衣睡褲不出門,做個世博文明人」的牌子現在依然矗立在齊八社區門口。保安人員說:要一直掛到冬天呢,什麼時候沒有睡衣族了,什麼時候才能撤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