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鋼鐵工業協會近日開會,得出一個數據,今年1-9月,中國超量進口鐵礦石6600萬噸。鋼協又表示,正是由於無序超量進口造成了海運費上漲、行業成本增加,加之2010年鐵礦石談判在即,進口鐵礦石市場秩序已經到了非整頓不可的地步。

對於鋼協的新想法,部分措施的合理性還有待商榷;特別是關於鐵礦石進口資質和代理制的推行,疑惑尤多。首先,鋼鐵企業和貿易商的鐵礦石進口資質,究竟應該由誰「賜予」?中鋼協放言要大大削減擁有進口資質的企業數量,取消其進口資質的標準是什麼?其次,有眾多鋼企沒有進口資質,這些企業獲取進口鐵礦石的途徑就是向那些有進口資質的企業購買,這會刺激進口企業轉手倒賣礦石。既然有代理費賺,代理企業怎麼會克制住自己的進口衝動呢?

在規則沒有公開的時候,如果協會簡單決定給予某些企業進口權,沒收另一些企業的進口權,通過一紙規定強制執行鐵礦石代理制,而這些代理費用被那些擁有進口權的企業收入囊中,便成了典型權力配置資源。在這個過程中,看不到協會會員的發言權在哪。

市場經濟下企業作為主體,逐利是其本能,而作為監管者,相關協會的功能,不是堵塞,而是疏通。不是斷了他們的財路,而是引導他們如何在正路上發財。而市場自由競爭引發的問題,也應該由市場自身調節,行業協會在其中扮演的角色,更應該是協調者,而非決策者。

(摘錄自《新京報》2009-1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