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國資委近期啟動50餘家央企薪酬制度改革,抑制和調節壟斷行業高收入問題。隨著改革推進,「工效掛鉤」的國企工資體制將退出人們視線。

據悉,煤、電、油、運等12行業員工工資是全國平均工資水平的3到4倍,平均人工成本最高達到每人12萬。國資委試點改革央企壟斷高工資的指向就是讓「工效掛鉤」工資制度壽終正寢。

而達到這種理想狀態,就要防止壟斷行業演化成「分利聯盟」。事實上,「分利聯盟」可能出現的危險性是有目共睹。美國著名經濟學家曼庫爾‧奧爾森認為「分利聯盟」是指一種擁有某種影響社會政策制定力量的聯盟,他們一般沒有動力提高經營效率獲得財富,而是通過尋租活動影響經濟政策的制定、改變收入再分配的方案,從而增加利益集團自己的收入。

在《權力與繁榮》一書中,他進一步認為,一個社會的繁榮必須具備兩個基本條件,其中之一是不存在任何形式的掠奪。任何一個社會,只要巧取豪奪比生產建設容易,掠奪活動就會使創造活動萎縮,經濟就落後,社會就貧窮。在政治上,當分利聯盟的地位日益重要,分配問題尤為突出時,社會階層間政治上的分歧將不斷加劇,甚至導致社會失控。

長期以來,中國壟斷行業利用其提供公共產品的特殊性,不斷爭取國家政策傾斜和大量公共資源,但在享受資源配給優先權的同時,卻並未為國家和公眾創造應有的價值。在壟斷行業所得超額利潤的利益分配中,國家並沒有從中獲取足夠的本應屬於國家的資本收益和社會共享的成果,而是將相當一部分留歸壟斷行業。不僅如此,該部分利潤被壟斷行業異化為員工高額的工資。並且,壟斷行業除了給員工發放高額的工資外,還在工資總額外巧立名目大量發放現金與實物。這些難以被發現的隱形福利,進一步侵占國家和公眾利益。壟斷行業通過員工的高收入高福利侵蝕壟斷利潤,變相將國家利益化公為私,造成國有資產大量流失。

如果任由壟斷行業演變成「分利聯盟」,不僅是對公共福利的侵蝕,也是對社會文明的羞辱。因為任何一個社會都不可能允許掠奪者存在。必須從根本上認識分利聯盟的危害性,才能早日催生改變壟斷行業高福利和高工資的制度拐點。惟有如此,才符合國資委試點改革央企壟斷高工資的本意。

(摘錄自中國網2009-11-05。作者朱四倍為中國知名時評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