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後聲請罰娼不罰釋憲的宜蘭地方法院法官楊坤樵、林俊廷,昨日得知第六六六號解釋文出爐。楊坤樵謙虛地說,他不是第一個提出,也有很多學者探討此問題;林俊廷則說:「很意外,速度怎麼那麼快,可見大法官對弱勢者的重視。」

現就讀政大法研所博士班的楊坤樵,年僅卅一歲,任職羅東簡易庭,司法官四十五期結業;卅七歲的林俊廷政大法研所碩士班畢業,司法官卅八期結業,任職簡易庭。

兩人都發現宜蘭警方移送的娼妓年齡都在四十歲以上,並非外界所想像的是妙齡女子,幾乎都是為了經濟壓力才從事性交易,嫖客的年齡也普遍年長。

楊坤樵認為沒必要兩方都罰,只是罰娼不罰嫖「有違公平原則,聲請釋憲是促使立法者體察社會的發展修法。」林俊廷也認為,超過九成的娼妓都是中高齡者,「都已經是弱勢的人還被罰,這不是剝兩層皮嗎?」

楊坤樵根據文獻資料指出,罰娼、嫖的標準各國都不盡相同,如美國有些州是娼、嫖不罰,或設立專區。他認為「娼、嫖是禁不了的,幾千年前就已經存在。」綜觀人類發展,可知道性交易無法禁絕,不如將它作為一種特殊的職業類別。

楊坤樵表示,他雖贊成設立專區,但是再怎麼開放,也不可能放任專區大肆廣告,要有妥善的配套措施。他表示,大法官的解釋雖然與預期的有落差,但是聲請釋憲後,促使立法者加速立法,算是正面的契機。

林俊廷也以賭博為例,作莊與聚賭都處罰,但對於從事性交易者卻只罰收錢那一方,「只罰其中一造當然不合理。」林俊廷也因質疑現存法律規定有違憲之虞,才會聲請大法官釋憲。

「我只是發現問題,請大法官重視這個問題作出解釋的發動者。」林俊廷說,大法官是以有違平等原則,並非是「娼嫖都罰」,娼、嫖之間涉及範圍很複雜,要由專家學者去討論,立法院形成共識後解決,「這不是司法所能處理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