獲知大法官做成「罰娼不罰嫖」違憲,在萬華地區「站壁」十餘年的流鶯「阿菊」說,這樣一來,警察就不敢再隨便「釣魚」了。曾因嫖妓被逮的「王總」則說,雖然現行法律不罰嫖客,但要強制抽血,警方還威脅要通知家人,壓力還是很大。

阿菊說,警察其實把流鶯當成績效數字來看待,平常懶得管,上級逼得緊一點,就找義警或線民扮嫖客,等性交易完就進賓館臨檢抓人,這些「假嫖客」連買春錢都不用付,拍拍屁股就走人,讓她們覺得既屈辱又無奈。

阿菊表示,現在大法官總算講句公道話了,相信警察也不敢再那麼囂張。阿菊說「被抓被關我不在乎,但不管是誰,嫖了就要付錢!」

在某家上市公司擔任要職的王總,之前曾在一家商務旅館叫小姐,衣服剛脫完,警察就破門而入,王總被帶到隔壁房間,警察要他承認性交易,還說「反正嫖客又不罰,你跟我們合作,馬上就放你走!」

王總起初堅持沒做,另名警察開始扮黑臉說「有摸到就算,你再不講就通知老婆來!」這招讓王總嚇到,只好承認。

以為派出所做完筆錄就沒事,卻還被送到分局留置到深夜,等強制抽完血才放人,臨走前瞥見被銬在椅子上的應召小姐,王總至今都還感到一絲愧疚。

因為生意需要經常應酬的王總說,台灣掃黃那麼久,現在哪家酒店的小姐不做S(性交易)?色情問題既然無法根除,與其在「罰娼還是罰嫖」的細節上打轉,不如正視開放管理,才能杜絕弊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