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民進黨立委李文忠指控,行政院長吳敦義峇里島行是「談砂石利益、喬南投縣正副議長」,吳揆昨天以烏紗帽作賭注,「李文忠三天之內若提出證據,我立刻辭職!」如果沒有,李文忠必須公開道歉並更正,否則吳揆將對李文忠提誹謗罪刑事與民事控告。

吳敦義強調,從政以來,從未做過作奸犯科或貪汙的事,若民進黨能找出他認識江欽良這幾年,有生意往來,或違法情事,「只要提出證據,我會辭職!」

指稱君子之交 承認曾辦理特見

不過,吳揆昨天坦承,擔任立委時,服務處助理確實曾幫江欽良辦理獄中特見,但他概括承受。擔任民代與行政首長有很大分別,「當立委時很多病人緊急找不到病床,服務處會聯繫醫院協助,這種事在擔任行政院長後就不能做;立委接受請託,可能協助辦理特見,服務處也會做,但不必事先告訴我,事後我也不會知道。」

吳敦義強調,他在政壇上始終如一,角色雖有轉換,但分際拿捏很清楚,始終有兩個堅持不改變:一是國家忠誠與對這塊土地的愛;二是廉潔與廉能不能打折。「任何黑道白道,都比不上國道。」李文忠的指控非常嚴肅,應要有證據,否則不能含血噴人。

他指出,他受紫南宮管委會主委莊秋安邀約,確實在去年十二月十八日到峇里島,廿一日返台,未如壹週刊報導所稱有十餘人同行,目的是看villa與購物中心。但他與江欽良維持君子之交,從沒有生意往來。

旅宿各自分攤 坦言回應時說錯

據悉,吳敦義前晚花了一個晚上時間找「書面證據」。他在記者會上出示峇里島機票資料,證明此行完全自費,並使用華航累積的四萬兩千英哩里程,換台北到峇里島來回機票,旅遊各人各自分攤住宿,不是祕密。

吳敦義坦承,第一時間答問題時很倉卒,兩段話中一段講錯了,一段講得不夠周延。一是江欽良「十幾年已改過向善」這時間他講錯了,印象中,他在民國九二、九三年回南投時認識江欽良,應是近五、六年較正確。當時南投縣長與草屯鎮長都是民進黨籍,他與江欽良似較沒有接觸空間,「保持較遠的距離」。

南投縣長李朝卿當選後,吳揆說,因參加公益活動與江欽良「稍稍有了一點接觸」,選立委時到夜市拜票,「感受江支持我我很感激,選舉過程江協助很多,我感念在心。」對於江所犯的罪行,「他本人都不願自己小孩知道這種事,又怎會跟朋友說年少時有那樣大的事件發生?」他沒有理由問江欽良這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