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能不能領導政治?知名作家余秋雨直言:「現在許多文化界的人捲入政治,多數是不擅長的,我們應該讓文化從政治中獨立出來。文化沒辦法領導政治,但時間久了,文化對社會一定有引導作用。」余秋雨昨在「華人企業領袖高峰會」的「文化夜談」中,與台駐港光華中心平路、評論家南方朔展開對談。

以《文化苦旅》、《山居筆記》等作品風靡兩岸的余秋雨,向來擅長從中國傳統文化中解讀新意。昨天他談起唐代三大詩人李白、杜甫與王維,雖然都是傑出文人,卻在政治生涯上顯得狼狽、愚蠢,甚至被人嘲笑。

余認當務之急 尋找連通海底島嶼

「文化人應該只管精神價值及生活方式,無涉政治。」他以捷克前總統、也是文化人哈維爾的話說明:「我們都生活在茫茫大海中,尋找意義的島嶼,但不要忘記,有的島嶼只是漂浮著,有的島嶼則連結海底山脈。」

他認為文化人要做的,就是排除虛假的島嶼,尋找連通海底的島嶼,也就是沉睡在人心底的善意,那才是與人類生存息息相關、和人類信念產生之處,「把這些善意聚集起來,將能解決政治問題。」

自詡為「最用功的民間學者」的南方朔,則從蘇格蘭與英格蘭的愛恨情仇,從長年征戰走向共榮共生,以此隱喻台灣與中國的關係。

南方朔看兩岸 要投入文明的創造

「為什麼曾經是中古世紀最貧窮地區、領土是台灣二‧五倍、人口僅一百多萬的蘇格蘭,卻在十八世紀後飛黃騰達,成為大英帝國的實際建造者?」南方朔說,原因就是蘇格蘭王國決定放下武器,與英格蘭簽訂《合一條約》,改變了蘇格蘭的命運,不僅開啟蘇格蘭文化大爆發時代,也利用英格蘭對外的強盛國力,將自由、民主、博愛等內在價值,散佈到全世界。

表面上撇開政治,南方朔接著將話題拉回兩岸關係,他說長期來看,「union」對蘇格蘭、英格蘭都產生巨大的利益,「透過改造自己、改造別人,一起達到最好的境界,這也是台灣的利基點。」

余秋雨在最後回應,有些人喜歡強調自己的工作是為了「我的民族、我的國家」,但人類不管在哪,最重要是投入文明的創造,文化人的創造應該沒有界限,不是為家鄉、更不為任何政治名號,為全場下了一個「大和平」的句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