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離年底縣長選舉投票還有一個月,隨著民進黨南投縣長提名參選人李文忠爆料指行政院長吳敦義與黑道「過從甚密」,同遊峇里島還喬砂石利益與正副議長人選,讓原本冷清的選情,驟然升溫。尷尬的是,李文忠爆料後不到四十八小時,民進黨草屯鎮黨部主委竟出面,陪同李文忠口中的「黑道」江欽良開記者會,指稱李文忠曾尋求江的支持未果。這下子,滿臉豆花的吳揆,立刻一變為滿臉豆花的李文忠,反倒是國民黨提名參選人、現任縣長李朝卿完全沒事!

李文忠的爆料,的確相當震撼,大家都還記得,吳敦義接任行政院長時說過一句話,「我太愛惜自己。」在政壇被喻為「孤鳥」的吳敦義竟與角頭過從甚密,這還得了?從李文忠和民進黨立委提出的若干指控來看,吳揆的妻子蔡令怡女士曾經在李朝卿的造勢場合,與江欽良同台,實在算不得什麼天大地大的事,因為類似造勢場合,沒人分得清楚身旁搖旗吶喊者,到底有什麼背景,也不可先查清楚,有前科者不得進場。前總統陳水扁競選總統時在地方與組頭大哥互動密切,同台盡歡的畫面也曾遭媒體披露,這是政治人物不能不面對的地方政治生態的現實。

至於吳敦義出面為江欽良辦理特見,由於時間點是在吳擔任立委期間,誠如立法院長王金平所說,「這是立委的選民服務事項嘛!」身為立委,就得處理這些有的沒有的選民服務,立委也不可能要求選區服務處,先清查陳情民眾的背景,凡有前科者不受理,如果有哪個機關全面函查全台監所,朝野立委大概九成都辦過類似服務。

但是,若是吳敦義與江某同遊,果然是為了喬砂石利益或正副議長人選,就另當別論。以共同出遊喬正副議長,幾乎是各縣長在縣市長與縣市議員選舉後,相同的處事模式,重點在這樣的出遊能不能找得到證據,證實「對價關係」?如果有,沒有第二句話說,只能查辦到底。問題是,出遊是去年十二月的事,距離議會改選還有一年多,有人這樣喬事情的嗎?此外,南投檢調是吃飽閒閒沒事,一點風聲都沒掌握嗎?

至於喬砂石利益,那就更嚴重,眾所周知,中台灣砂石弊案直如雪球,時不時就要傳訊起訴一缸子人,江某名銜上是搞「觀光」的,他所主持的夜市,檯面上看不出江和砂石業有何干係,但是,大家也都清楚,地方上砂石是一樁特殊買賣,幾乎利益互綁,不是有點來頭和關係,吃不了這行飯,江果若與此相關,同樣沒有第二句話,還是要徹查到底。然而,還是同樣的問題,南投檢警調是幹什麼去了?一點訊息都沒掌握嗎?

李文忠的爆料像是兩面刃,地方政治生態如此,江某本人公開說,民進黨人從蘇貞昌、陳水扁到南投都還要和他拜碼頭,他也為民進黨辦過造勢場子,不能因李文忠找他支持不成就抹黑人,話才說完隔天,硬是民進黨自己人出面證實。李文忠尋求江某支持,也不是什麼嚴重的事,競選靠選票,沒有哪位候選人驕傲到說:「查清楚,有前科者的票我不要!」只要有投票權的每一張票,都是競選者要爭取的。政治,本來就是五湖四海,政治人物對自己接觸的各色人等都得平等以對,以爆料方式處理政治,某種程度算是違反湖海規矩,一把火沒燒到對手,就可能燒到自己的衣角。

倒數一個月,地方選舉升溫,可以想見,接下來會有愈來愈多爆料,李文忠引爆的第一個話題,不算成功,但可為接續者借鏡。第一,凡走過的必留下痕跡,如吳揆所言,他自己從政多年,每一個角色都謹慎拿捏分際,絕不逾矩,然不逾矩不表示沒爭議,有爭議就只能概括承受;第二,政治再無情還是有行規,為選票利益破壞行規,反而傷害自己,同樣得概括承受,就像李文忠;第三,縣市長和中央公職不同,凡投入選舉者,總要對地方發展有一番願景,爆料只能熱炒政治口水,卻不能展現自己對地方施政的抱負和能力,即使傷害閣揆都傷害不了對手,損人不利己的爆料競選花招該節制了。至於莫名其妙被捲入「角頭風雲」的吳揆,因為職務角色轉變,南投地方砂石利益若果有弊案,他應更積極地嚴正要求檢警調全面查辦,導正地方政治生態和風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