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資分配中還存在著一些不合理現象,一線職工特別是一些農民工的工資偏低,工人的工資增長緩慢,工人工資不能由企業單方面說了算,工人要想漲工資,需要建立合法的工資集體協商來實現」,這是大陸「中華全國總工會」副主席、書記處第一書記孫春蘭的談話。

大陸勞動力價格總體水平偏低是一個不爭的事實。勞動力定價機制不夠合理,特別是勞動者參與定價的權利保障不足,是主要原因。

「這個世界什麼變化都快,就是工資變化太慢」,在物價漲聲一片時,工資增長也是呼聲一片,關鍵在於從法律與制度的高度保障勞動者工資長的博弈權利。無論在國企民企,許多基層職工為企業創造財富,話語權卻很弱,加之工會組織成了「花瓶」,職工權益得不到有效維護。沒有政府的手作推力,基層職工就不可能增強與資方的博弈能力。勞動者對工資缺乏話語權與抗辯權,政府職能部門如果不從根本上解決這些問題,良性工資增長機制就難以落到實處。

胡錦濤提出要「創造條件讓更多群眾擁有財產性收入」,溫家寶指出要「提高企業職工工資的水平,建立企業職工工資正常增長和支付保障機制」,既然大陸當局已經重視工資問題,就需調動各部門的合力,探討建立一套科學的、具有可操作性的「水漲船高」機制,在經濟發展不斷變動中實現收入的正義,而不是期待一次次政策條文來催生「船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