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航天之父」錢學森的追悼會6日在北京舉行。包括「三錢」(錢學森、錢偉長、錢三強)在內,數十位於國民政府統治大陸時期,送往歐美留學,攻讀航太、高能物理學等的頂尖科學家,成為中共推出兩彈一星的團隊。對美國或中華民國政府來說,歷史確實開了一個大玩笑。

錢學森在二戰時為美軍服務,參與過美國早期航太科技研究,被授予上校軍階,更曾於國共內戰末期申請加入美國籍。若非在1950年代初期,遭FBI羞辱性對待與長期軟禁,被控竊取機密,並被吊銷機密研究許可證,無法在美從事任何研究,對政治原本是門外漢的錢學森可能不會堅決要返回大陸。

連當時美國海軍部副部長Dan Kimball 都表示,如此冤枉錢學森,是美國政府所做過的最大蠢事。

1950年代濫扣紅帽子的麥卡錫主義,使美國社會與政壇風聲鶴唳,連「原子彈之父」奧本海默也遭波及,與錢學森一樣被撤銷機密研究許可證,愛因斯坦生前也遭到FBI長期監視,認為他涉嫌為蘇聯情報機關工作。當時FBI局長胡佛,大權獨攬近半世紀,權勢如日中天。解密文件與傳記作家追查證據顯示,胡佛濫權謀私程度令人髮指。他以監聽為工具,遂行政治勒索,以鞏固權位。更被發現與黑手黨暗通款曲,對組織性犯罪刻意掩飾淡化。他表面上支持黑人民權運動,卻持續非法監控民權組織。

可怪的是,某些留美的台灣法政學者,卻表彰胡佛為公共管理的企業型官僚楷模典範,誤人子弟,莫此為甚,實有淪為學術買辦之嫌。台灣對中美兩國的歷史人物與政治事件,應該要有更全面的認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