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逆不道封住奶奶的嘴

朱曉卿所做過最大逆不道的事,就是把奶奶的嘴巴用膠帶封起來。

朱曉卿的奶奶一直到84歲高齡,才一個人從大陸千里迢迢來到台灣,只為見失散40多年的兒子一面。不過老奶奶的脾氣跟朱曉卿很像,囉嗦、黏人又嘮叨,說話又犀利,「我真是得到她老人家的真傳了。」

當時還在念高中的朱曉卿經常跟老奶奶鬥嘴,還用書丟老人家,有一次實在忍不住她刺耳的話,索性用膠帶封住她的嘴巴。

不過當時朱曉卿自己也嚇壞了,楞在原地,等哥哥回家才把膠帶撕下,而爸爸回家知道後,沒有責備她,只是難過失望地頻頻搖頭。

直到奶奶過世前一天,她找朱曉卿聊天,說她耍起性子來什麼傻話都說,得理不饒人,個性跟她最像。奶奶過世,不久朱曉卿赴美求學,孤單的時候她常想起老奶奶一個人隻身到不熟悉的台灣的心情,心裏不免難過,罵自己簡直是人渣。後來她把這段過去寫下來,才讓自己釋懷。

寫作是自我治療

朱曉卿很喜愛寫作,從小身邊就會帶個小本子,隨時把幻想記錄下來,國小一年級時寫了一篇〈爸爸與我〉,寫盡她對爸爸的崇拜,被登在校刊上,對她鼓勵不小。

還有一次,老師出了一個作文題目〈秋夜〉,當時唸小學5年級的朱曉卿,明知老師要求的寫作方向,是要大家描述秋夜的靜和美,但她不想違背自己的感覺,於是寫了一個關於逃犯在秋夜裡被同伴陷害關進監牢的故事。原本擔心老師會氣她「不聽話」,沒想到隔天老師竟然在課堂上朗讀她的文章,給朱曉卿莫大的鼓勵。

對朱曉卿而言,寫作是她痛苦求學生涯中唯一的慰藉,讀博士班時,她更藉著書寫來抒發內心的壓力。後來這些文章陸續刊登在報章雜誌,引起很多回響。而爸爸媽媽也很喜歡這些文章,父親朱炎更是讀了一遍又一遍,時而開懷大笑,時而感動哭泣,覺得這個女兒好狠,把癒合的傷口一次次地揭開,讓他心疼不已。

伸手拉孩子一把

朱曉卿在美國取得學位後,曾回台在陽明大學、中山醫學大學任職,並擔任921地震計畫的心理衛生協會執行祕書,目前則在美國紐約擔任兒童青少年門診部心理醫生,輔導和自己一樣曾經在成長路上失去方向的孩子,尤其是華人社區的小孩。

朱曉卿會跟這些孩子的父母說:「你們每個禮拜只帶小孩來見我45分鐘,是沒有用的,重點是你們自己能不能改變。」

她說孩子的行為多半來自大人的影響,她的絕招是請大人每次生氣前,都先回到自己的房間,不要馬上爆發。「這方法非常靈,他們發現自己的小孩真的變了,因為他們看到爸媽控制情緒的方法,也開始知道怎麼撫平自己的情緒。」

華人社區的小孩在學校經常受到老師不耐煩的對待,朱曉卿則成為三者之間的潤滑劑。她告訴老師,這些孩子的父母不是不關心小孩,而是因為要工作謀生,沒有時間和孩子親密相處,老師們在朱曉卿的溝通下,如今已較能包容來自華人社區的問題小孩了。

想當媽媽做好準備

朱曉卿有一位相戀5年的男友,目前已論及婚嫁,但她擔心自己還沒準備好,一旦結婚生子,自己的情緒恐會影響到小孩,所以,她每周接受兩次心理治療,希望能在最健康的狀態下完成終身大事。同時,她也毫無避諱地把自己接受心理治療的故事公開寫在文章中。

朱曉卿表示,她的用意是對抗社會上歧視患者的勢力,因為她自己是心理醫生,也是接受心理治療的病人,她要跟這群的人站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