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年紀輕,要是我晚上遲了回家,你就胡思亂想著我在銀座哪間酒吧跟老闆娘搭訕,也會猜度我與哪個女下屬劈腿。畢竟在你的世界中,你是唯一的女主角(大雄的母親當然是例外啦),所以由主角變成其中的一位女角,將會不好受呢。

宜靜小姐:

你好。漫畫展中匆匆一別,沒想到會收到你電郵,得悉你希望過來與我發展,承蒙錯愛,乍驚乍喜。

但我須提醒你,要是稍有留意本人或隨便打聽一下,就會知道我的女性緣……是比較好。說實話,這是客套說法,簡單來說,在我身邊出現超過五頁的女性,大都跟我有一腿。

收到你來信後,我助理調查了有關你的背景(請原諒,我過去較少和別的漫畫人物往來,甚至連弘兼老師的妻子,柴門文老師筆下的角色,我也沒留意,畢竟掌管跨國企業不容易喲)。

我不知道你怎麼想,但目前的我,還沒想安定下來,因此對於我這種多線性一籃子的感情投資,你未必能馬上接受。加上你年紀輕,要是我晚上遲了回家,你就胡思亂想著我在銀座哪間酒吧跟老闆娘搭訕,也會猜度我與哪個女下屬劈腿。畢竟在你的世界中,你是唯一的女主角(大雄的母親當然是例外啦),所以由主角變成其中的一位女角,將會不好受呢。

我處事比較老實坦白,因此你既決定過來,我就得先問你兩條問題。

首先,你還是處女嗎?

因為翻遍每期《小叮噹》,也看不到你和大雄(或技安之類)有甚麼親熱場景,在我生活的世界裡,這確實難以想像。老實跟你說,活到我這年紀,要跟處女交往,著實有點壓力。所以我希望你在來之前,自行作點心理和生理上的調整,如能在床事上爭取點經驗就更好,這有助我們相處。

我當然喜歡你,但商業世界是險惡無情的,日本近年經濟疲弱,我們都有目共睹。金融海嘯下,在國際市場的競爭力更見嚴峻,目前我國的國民生產總值……噢,我想你對這些都不會感興趣吧?

那我不如直接說,我有個要求,你能否在不被發現的情況下,借幾件叮噹的道具過來,供我們企業的科技發展部研究一下呢?電郵附件裡,已詳列我們希望拿到之道具。相信以你和大雄的關係,進他家拿走這些道具,應該絕無難度。

隨意門和放大縮小燈是我最希望得到的,這對初芝五洋業務之拓展,將有劃時代的幫助。

原諒我把這件情意綿綿的事,變得從商業角度去考慮。但愛情從來都是建基在利益之上,不是嗎?世上許多愛情,都不過是利益輸送或等價交換的代名詞。

原諒我的坦白,畢竟,我從未活在像你這般的純真世界。你那邊已沒有甚麼發展的可能,兩位藤井老師都已分家;但我這邊,雖然已經升到社長,但還可以競逐議員,甚至當上首相或聯合國安理會主席都說不定,弘兼老師才不會如此輕易讓我退休呢。

請詳細考慮一下我的建議。並盡快回覆。謝謝。 島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