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枝葉間有果莢,秋天葉綠繁盛,冬天葉落枝枯,顯得寂寥。可是春風一吹,一大把一大把的黃花風鈴燃燒在整個樹梢。春、夏、秋、冬所展現出不同的獨特風味,如同周遭的幾間咖啡店各有春花秋月。

在林森路與長榮路的路口,有兩座公園,大三角公園和小三角公園隔街相對,我不知道他們真正的名字,只為了數學幾何的理由,喜歡這樣稱呼著。小三角公園不大,每年二月樹梢的黃花風鈴,這些巴西的國花,便熱鬧滾滾的,舞成一片森巴花海。

我說府城的春天,是從這裡出發的。

黃花風鈴木是一種會隨著四季變化而更換風貌的樹,夏天枝葉間有果莢,秋天葉綠繁盛,冬天葉落枝枯,顯得寂寥。可是春風一吹,一大把一大把的黃花風鈴燃燒在整個樹梢。春、夏、秋、冬所展現出不同的獨特風味,如同周遭的幾間咖啡店各有春花秋月。

長榮路上的大三角公園對面的一端是小三角公園,另一端是誠品書店,書店右手是「魚羊鮮豆」咖啡,左手是星巴克,中間夾著小小的瑪莎街頭咖啡攤,蒼鬱樹下露天座位。午後太陽偏西,這裡這一帶,展現另一種非舊城的閒適風韻,台南獨特雲淡風輕的氣質。魚羊鮮豆是府城酗咖啡的饕客都知道的老店,一種自然率性的「有咖啡的生活」。說說魚羊的早餐,以前熟門熟路的都知道在南瓜拿鐵灑上一點海鹽,撕下一小塊的Baguette法國麵包,沾上濃濃的南瓜拿鐵,可惜此南瓜拿鐵停產中。不過或許你可以看到隔壁桌的餐點,那是菜單上沒的,因為那是魚羊隨性推出的,說法是或許日後會登上菜單,結果是口耳相傳,這種店,很台南!

當然,星巴克就不能如此率性,但是大片的落地窗,窗外老樟樹與對街的大三角公園,這種綠靈魂場景悠悠然地,在府城的東區,不必然貼著老歷史的東區,既不咸豐也不光緒,大大方方地暢開一片山水天地。西區,把歷史濃縮到巷弄;東區,把生活溶解於林蔭。

轉到大三角公園的另一個股邊,府連東路,普普風的「深藍咖啡」顯得像是銀座巷子裡的個性店家,我曾經撰寫過此店兩次的美食文章,一次說的是東京風的咖啡,近一次說的是「法式甜食的味覺想像力貴族:千層薄餅」。近來寫美食的觸角已經延伸到義大利與法國,深藍的 Macarons 瑪卡宏杏仁甜餅,我計畫改天也要走訪一趟,這種在法國稱之「甜郁的天堂滋味」的甜點,值得期待。

順著長榮路北行,一段234巷是條無尾巷,巷底隱密著一家低調的「a room」咖啡館,老舊的日式老房子,院子植栽一些花木,棚架掛著小鞦韆,入門前一道紅磚矮牆一株老樹,所有的視覺都在鋪陳「a room」房間的意象,像是在自家房間一樣隨意、舒適的地方,帶有放鬆不拘的軟調。室內拿掉天花板,露出粗大的樑木構件,本來日式建築抬高的地板也不見了,膨脹寬大的空間,恣意不配套也不對稱的原木桌椅,讓這老房子的新空間感受的咖啡,自有一格閒逸香味。其實,在台南,最近五年有一股「老屋欣力」潮流,一些老朽舊房子們,經過生活美學的改造,產生讓人甜喜溫潤的新角落,「a room」咖啡館是個好例子。

我說,在老茶飲品的舊城,咖啡也自在地漫開它的香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