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的亞洲藝術雙年展共有五十六位(組)藝術家和團體參展,其中台灣藝術家及團體佔了十八位(組)。包括曾參與一九五○年代台灣現代藝術熱潮、至今亦創作不綴的李錫奇,另有莊普、楊茂林、連建興、劉文瑄、許尹齡、林家安、沈可尚等藝術家,以及從建築跨界展出的劉國滄和呂理煌領軍的「建築繁殖場」兩組人馬,分別從繪畫、影像、裝置等不同形式展現個人對台灣當代社會的「觀」點。

行經國美館正門,首先映入眼簾的是外牆邊樹立著劉國滄的看板裝置《美術館藍曬圖》。「藍曬圖」系列是劉國滄自二○○五年起展開的創作計畫,從台南海安路上《牆的記憶》開始到這件《美術館藍曬圖》,都是利用基地現場的高牆,把牆面漆成藍色,描繪上白線條,繪製出單點透視的平面圖。

劉國滄表示,藍圖意指對未來的期待,也是即將具體出來的計畫,《美術館藍曬圖》中呈現基地蘊含的記憶,牆上除了描繪、標示出美術館室內藝術品,戶外公園的樹林園道等元素也被畫了進去。

呂理煌率領的「建築繁殖場」,成員都是國立台南藝術大學建築研究所學生,過去他們曾使用木材、白色塑膠桶等材料,在展場建構起空間裝置。這次他們再度嘗試新媒材—利用浴缸搭建出大型公共藝術裝置。當觀眾踏進美術館,入口處就能看到這座令人咋舌、如拱門外型的大「域崗」,觀眾可以在裡頭遊走,也能在地上的浴缸裡窩著,原本應是私密空間的浴缸,變成公共空間的一部份。本展最資深的台灣藝術家李錫奇,這次展出「風起.水湧」系列,慣用漆材料,加上大量紅黑交替的色調,將傳統文化語彙與現代藝術的幾何線條雜糅,極富民俗風味。

莊普的空間裝置《一從空來》,數條白色尼龍繩從天花板垂落,在折成三截的電線杆上,圍出一圈圈如漣漪般的圓,彷彿是變造後的現代山水景觀。「一從空而來」是莊普去敦煌莫高窟旅遊時,看到高掛在古建築上的牌匾文字,多年來這幾個文字始終盤旋在腦海裡,因而以這件作品來呼應「一從零(圓圈)而來」的哲思。

新生代藝術家許尹齡以畫作「前理想時期」系列和《肉眼差距》,表達她對社會的觀察。她在畫布上創造一個莊園,裡面圈養各式各樣的人類,他們都在被試驗怎樣才會過得更好,結果卻創造出一個純淨、無機質的空間,照理應該非常適合人居住,卻怎麼看都令人覺得詭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