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官會議作出解釋,「罰娼不罰嫖」的規定違憲。未來修法是朝「娼嫖皆不罰」、即性交易除罪化的方向走,但爭議很大,恐怕還會有一番拉鋸。

食色性也,性欲和食欲都是物種最原始的本能,而且攸關生命的存續。但人類社會對性另眼看待,能吃善煮的人被奉為美食達人或名廚食神,對鑽研床笫或以性交易作為職業者,卻遭到鄙視乃至公權力的取締處罰。

有性欲的存在,就有性交易的出現。過去的罰娼不罰嫖,根本是本末倒置,因為先有市場需求才有產品供應,有人想嫖才有人出來賣,結果買春者無罪,賣春者有罪,徹底一個不公平。

但這件事需要釐清的不只是公平問題,還有人民需要交出多少私領域事務給公權力規範。我們必須思考,性生活是不是屬於私領域範圍?一個人要怎麼處理性欲,是不是應擁有完全自主權?成年人之間要如何發生肌膚之親,只要兩相情願,又何必公權力當糾察隊?

這當然很困難,人類形成社會後,就會有一套共同的行為規範,也會對涉及血緣、宗族、兩性關係的性行為進行某種程度的管理,背後都基於其社會文化與主流觀念。如果大多數人主張性交易除罪化,代表了普遍觀念與價值的變化,沒有絕對的對錯。

我們今天須思考的,不是嫖妓或賣春這種行為的道德性,而是公權力對個人性欲的管理權,是不是需要重新檢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