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名「我媒體」踩出傳媒第三條路翟明磊,1973年出生。自由職業。現居上海。壹報:www.1bao.org牛博壹報:www.bullogger.com/blogs/1bao/一五一十壹報:my1510.cn/author.php?engengpu

《民間》查封後,他創立了《壹報》,意為「一個人的報紙」,用文字與鏡頭獨立報導民間真實態。「龍泉暴力填埋農田」報導打響第一炮。獨立的汶川地震預測調查撕開真相一角。《壹報》集新聞、批評、抗議、調查、啟蒙於一身。

2001年深秋,他寫給《南方周末》的調查報導〈千里追尋希望工程假信事件〉,使翟明磊的名字在傳媒圈裡不脛而走。這個名字在2003年更是擲地有聲。他辭職了。

網路讓他並未公開的辭職信四下播散。導火線是一篇付出許多心血的報導被槍斃。他憤而辭職,抗議新聞禁令和規行矩步。新聞界到處傳揚他的名句:「我為新聞而來,我為新聞而去。」

香港大學新聞及傳媒研究中心總監陳婉瑩教授,對這話產生強烈共鳴。2004年春天翟明磊成為她創立的中國傳媒研究計劃的首位訪問學者。訪港後不到一年,他出任《民間》雜誌主編。

這是中國大陸內部刊物。不能售賣,沒有廣告。印量五千,郵寄給一大群忠實讀者:NGO成員,活躍的民間人士,商人,教師,農民。他的新理念是,不想光做批評,也想建設;學多元價值觀,更寬容、理解別人;投身並推進以保護個人為前提的公共生活。翟明磊熱汗蒸騰。他寫了多篇萬言長文。沒被捆著綁著的日子再苦也甜。

21世紀的中國傳媒面對兩隻巨獸:權力和資本。《民間》要試試第三條路,既不受權力擺布,也不惟金錢之馬首是瞻。可厄運再次降臨。《民間》被令停刊。《民間》電子版也被查封,幾個IT高手,七手八腳,開始打造翟明磊的獨立博客,最後取名《壹報》──一個人的報紙。

2009年5月地震周年,《壹報》發表具分量的調查報告。翟明磊採訪9位地震預報工作者,披露汶川地震前預報工作的大量內幕和沈痛教訓!中國大陸傳統媒體不敢承擔、無力承擔、或曾承擔卻被迫放棄的責任,這份一個人的報紙擔了起來。

別忘了這只是個博客。博客的最大特徵是:無特徵。它生性自由,天馬行空。它是一切壓抑、控制和戒規的天敵。它難以定義,無法被格式化。它不僵死,不凝固,分分秒秒在拔節生長。你要當「標題黨」用驚詞駭語勾引點擊?OK!你要把博文寫得短些再短些生怕嚇著了啃速食的趕路人?OK!不過《壹報》還刊登過我有80條注釋的兩萬字論文《地震預警初探》。閱讀者眾。

你想說它只能是什麼什麼,你想說它就該怎樣怎樣,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