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深了,驟然喧騰寂靜。我每夜都夢見在一個個陌生的北方小城奔尋車站和客棧,監獄和墓地,儼然一百年前老殘。儼然你,是霜雪在鐵欄上蒙冰赤裸的手會被粘牢,然後是血,是夢被烙成青煙。然後是長河幽藍,細小近乎無

故國山川琳琅、叮噹,

是你早已捲去的袖中物,

騎牛者、買兵者都徒然戀。

我也雜雜、沓沓,

索索、颯颯,泠泠、淞淞

這是我搖的串鈴,道海市的虛情:

如果再見此船動盪,

我們何不一把火燒了它的桅桿?

聽它劈劈、啪啪,

呼呼、吁吁,轟轟、隆隆。

你是夜半有力者,

能否為我再藏天下於天下?

喚出鬼鬼、魅魅,刑天和精衛,

在綠林中敲石硜硜,

彈劍鏗鏗、劄劄、啞啞。

此夜秋則天下盡秋──

你撕囚衣如撕

大明湖,大冰龐龐。

帝國路早已墨盡,只剩些

咄咄……嘎嘎……喈喈……挲挲……

2009.10.28.

作者註

林昭(1932年12月16日-1968年4月29日)

六十年代中國,在幾乎所有大知識分子都已噤口自保的時候,只有這個北大中文系女學生堅持說真話。1957年被劃為右派,1960年以反革命罪被捕,在獄中堅持抗爭,1968年被處死,當局從未正式公布過判處林昭死刑的罪名。林昭在獄中留下的二十萬字血書、審理該案的盈之滿屋的秘密卷宗大多至今尚未見天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