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交易所創業板開板首日,28家創業板公司當日上午漲幅均逾100%,全數都被三度臨時停牌交易,下午收報市值股本比高達51倍,這種股價爆炒追高,是大陸錢淹腳目之冰山一角,是民間高儲蓄率與巨大的出超累積龐大的財富現象。

台灣運用股市發展新興產業

1980年代末期台灣股市也曾上演類似故事,1987年解除外匯管制,台幣兌美元大幅升值,海外民間資金大量回流,當時台灣採取因勢利導政策,選擇了以中小企業加上股市籌資之模式,發展個人電腦等新興科技產業,調整經濟結構,迥異於日韓以大財團加上銀行融資之模式。台股指數由1986年6月的1000點,爆升至1990年2月的12600點,交易值高居全球第三位,僅次於紐約與倫敦。

台灣利用股市資金發展新興產業成果豐碩,使台灣脫胎換骨成為全球3C最大生產基地,並降低了銀行體系為發展新興產業所承擔之系統風險。台灣企業資本財從1991到2000年增加了64.7%,對經濟成長的貢獻比重高達36.9%,是所有生產要素中最高的。根據世界銀行的報告,第二次世界大戰後,1960年代經濟成長最高的兩個國家:日本與德國在1960年代的十年間的資本財成長分別為15%與14%,都遠低於台灣。因此,如果沒有股市,只靠技術創新,台灣的經濟是發展不起來的。

因為台灣高科技產業長期資金大部分來自股市及創投,財務結構優於日、韓,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前夕,台灣上市公司負債比例為83%,遠低於日、韓之187%與450%,減輕了台灣銀行體系在不景氣時所面臨之系統風險,也使台灣企業較具實力對抗國際性經濟衰退。

創業板彌補了資本市場缺口

目前大陸正處於人民幣升值,工資、房租與物價也隨之上揚之際,不利於傳統出口型態,產業結構轉型勢在必行,但A股上市公司存在結構性缺陷,國有企業佔85%以上,此殊異於美國等經濟強國以民營企業為主之股市結構,也不同於台股。深圳交易所創業板有助於推動多層次資本市場的建立和產業結構調整,可提供許多原本籌資受到限制的新高技術之中小型企業前往掛牌,因為滬深兩交易所主板與中小企業板採取同樣嚴格之上市批審標準,新興中小企業型高科技公司在發展階段幾乎無法通過上市審查標準,同時,其於高成長期之高風險特性,很難從商業銀行取得所需中長期資金,深圳交易所創業板順利開板,彌補了大陸資本市場供給鏈之缺口。

大陸宜緊抓證券市場公平與市場秩序原則,並大力提高上市公司訊息之即時性與透明度,加大鼓勵公司治理等市場自律機制之發揮,確保投資人買到的股票是真金白銀,並加速擴大創業板籌碼規模,使深圳交易所創業板可複製美國納斯達克的成功經驗。

(淡江大學財金所教授兼兩岸金融研究中心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