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睡衣睡褲不能出門」,這是2010年上海召開世博會前,市政府對居民的要求。據說穿睡衣不符合國際禮儀,但有聲音認為,如果政府連睡衣都管,社會的自由度會更為降低。

拋開權力干涉嫌疑,居民穿睡衣外出究竟文不文明,可以細究一番。中國歷史上並非沒有傳統式睡衣,古時睡衣儘管與外衣區別不大,但在禮教嚴格的封建時代,沒有人敢不分場合隨便亂穿。

近代睡衣是舶來品,單從式樣來看,與傳統睡衣相比有脫胎換骨之感。大陸改革開放後,睡衣連同各色西式服裝,迅速衝進國門,封閉已久的國人幾乎來不及習慣西式服裝文化,一股腦兒套在了身上。雖然商場裡有睡衣專櫃,但在公眾腦海裡,睡衣與其他國外服裝並無太大區別,而且衣不露體,也談不上有什麼不得體。所以把睡衣當休閒裝來穿的現象仍較為普遍,在許多影視鏡頭裡也能看到。

上海清除所謂不文明現象,圖的是給外國人留下個好印象。即便是市民再有國家榮譽感,此舉仍招致不少居民的反感,因為這種衣著習慣已經成為大家的「衣著文明」。

如果西方推崇的文明確實有助於提高生活質量,改掉舊習慣確有必要。倘已為國人所接受的習慣,既不違法也不違悖道德,生硬地強求國人擺出一副迎合西方文化的文明造型,怎麼看都有點不自信之感。

世界的發展,總體方向是更加文明。但文明不是強制與統一,而是自由與包容。換言之,只要不觸法,符合道德觀念,沒必要人為遏殺公眾的自由與個性。禁止穿睡衣外出,除了涉嫌權力濫用外,對國人衣著文明的個性是否存有偏見和不自信,頗令人深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