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前領導人毛澤東曾寫下了這樣的詩句:「牢騷太盛防腸斷,風物長宜放眼量」。拿這兩句話,來檢視當前兩岸洽簽ECFA的態勢,竟有相當高的對照與參考價值。因為,現在兩岸雙方在政策大原則上,雖都已決定推動簽署ECFA,但其落實過程,卻頻受「短期事件」與「眼前利益糾葛」所牽制,以致發生了遲滯不前的現象。針對這種「短期利益壓制長期利益」的情況,我們要呼籲相關各方,應放開心胸,多看長遠。

ECFA洽簽一事,早自今年年初即開始推動。上半年算醞釀期,台灣方面本可迅速完成草稿,然因內部各黨派對此意見對立,加以各行業本位主義太過凸顯等因素,整體難以形成共識,以致當局踏不出理直氣壯的第一步。而當時大陸方面則相對採被動態度,只看台灣方面「究竟要端出什麼菜」,而未對ECFA內容提出足夠的具體內容。這種對台灣「摸底」的做法,也是ECFA洽簽進度遲延的原因之一。

進入下半年,台灣發生「八八水災」,造成ECFA事項拖延,這還情有可原。然而,接連發生的反對黨邀訪達賴喇嘛、熱比婭事件,竟也造成ECFA洽簽事無端再拖延兩個月。該等邀訪,本屬台灣內部的政治鬥爭事件,且執政黨是被鬥的一方,無奈大陸當局有不少人採「政經綜合考量」,以達賴喇嘛、熱比婭事件為由,打壓ECFA,又造成了ECFA洽簽事的拖延。

在ECFA事走走停停的過程中,我們注意到,大陸主管對台事務的國台辦,是比較積極於打開僵局。如國台辦主任王毅,十月末在成都一場兩岸研討會中正式表明,大陸對兩岸洽簽ECFA之事已經準備好了,希望雙方儘早啟動商談。他並強調,大陸這方面願意充分考慮台灣的合理訴求。王毅這次的說法,被各方視為兩岸關係「雨過天青」的象徵。

可是,大陸其他特定部門的相關官員,態度卻有所差異。其最近接連發表言論,直指台灣管制大陸商品進口之不是。這種講法,客觀上已構成ECFA洽簽事之變數。該部門另有官員,於日前臨時取消一次兩岸的ECFA非正式磋商,原因不明。此事也讓外界添了疑慮。

經過一番波折,雖然該舉行的非正式磋商,延後幾天仍然舉行了,同時,兩岸兩會對第四次江陳會的程序性商談,也確認該次江陳會將對ECFA進行「對話」。但是,人們從兩岸交手過程中可以看得出來,大陸對於兩岸洽簽ECFA之事,內部各方面意見仍存在顯著差異,其中有的相當看重眼前的「兩岸利益分配」,不願看到ECFA的好處向台灣過度傾斜。由於有這個因素存在,預料未來兩岸洽簽ECFA之過程中,仍會出現一些波折。

事實上,大陸目前已是全球「坐三望二」的經濟大國,對台灣大可表現「以大事小」的仁者風範。對於台灣在兩岸經貿上「多占」的利益,自可寬而容之,不去計較,轉而從長期著眼,全力追求將來兩岸互補互利,共同振興中華的大格局。另外,對於台灣內部的一些政治風波,大陸方面也應充分理解,台灣政治體制及政治生態,與大陸完全不同;只要那些風波無礙兩岸「和平發展」,大陸方面亦大可予以寬容,更不必將此與洽簽ECFA之事「掛鉤處理」。

相對的,台灣方面也應該發揮「以小事大」的智慧。經濟上,要充分體認,當前台灣確實需要大陸市場來支撐,簽署ECFA即是為了加強與大陸市場的聯結。但這不表示台灣經濟要仰給於大陸。因為,兩岸經濟合作若能穩健進行,則從長期來看,台灣經濟可望通過大陸市場,進一步布局全球,並在世界市場上,構建出與大陸「雙贏」的結局。因此,台灣很有希望從ECFA之中,獲取長遠的大利益,但在簽署之初,總要相對付出一定的代價,開放一些行業、市場,讓陸商來分享。若太過計較短期成本,而忽略長期利益,可能得不償失。至於政治方面,台灣只要守住立場、原則就好,不必去製造無謂的事件,也不必放話去「測試中共底線」。這種短期行為,只會損傷兩岸長期的共同利益。

ECFA的洽簽,其實只是兩岸推動「和平發展」的起步,往後雙方還有更多涉及彼此權益的議題需要商談。我們希望兩岸主政當局都能敞開胸襟、放大格局,秉持耐性,化解歧見,共創歷史新局。特別是大陸方面明顯具有優勢,更應「風物長宜放眼量」,正視現實情勢,理解台灣民意趨向,給予更多尊重和包容,如此才能獲得台灣民眾認同,為海峽兩岸的「和平發展」奠定穩固的基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