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琪專機零附件購案,雖已結案,但仍有太多疑問也跟著埋藏了。

這個購案,從頭到尾處處留下痕跡,違反諸多採購常規,最後卻只被監察院糾彈過關,真是「貴人相助」。

九十三年三月,陳水扁前總統驚險連任,選前為尋求軍方支持,陳水扁兩度告知陳肇敏,選後會讓他當參謀總長;如果陳肇敏真的當上總長,而不是李天羽,畢琪購案究竟怎麼結案,還真是個未知數。

未得標的廠商很早就指控這個購案,一連四次,都是九十二年的事,但空軍沒有很認真查,幾乎什麼動作都沒做,直到九十二八月,審計部發現問題,想瞞都瞞不住了,才開始當一回事。

九十三年大選年,整個弊案缺失調查,等於是國防部「押著」空軍;國防部做一動,空軍就跟一動。陳肇敏當過空軍司令,畢琪專機購案搞什麼鬼,怎麼會看不懂?

妙的是,國防部也有空軍的人,據說,有一位將領,就是暗中把國防部查案動靜告知空軍,讓空軍得以應變,去年元月更晉升少將。

由於李天羽在九十三年五月高階人事案打敗了陳肇敏,升了總長,儘管陳肇敏在五月廿日退伍前,還對畢琪案做出停飛、告廠商、將失職人員移送司法調查等裁示,但人事異動後,有關畢琪案的「解釋權」,便物換星移了由空軍主導。

空軍是以急件的方式辦理零附件購案,如此急如星火,而且貨到就裝機使用,共有五架,其中一架用了二百餘小時,一架是一百餘小時,另有兩架各使用三十餘小時;除非只是讓引擎在地上空轉,一概不准升空,否則,發動運轉時數就該是畢琪的飛行時數。整整十六個月,空軍有五架專載高階將領與政府官員的專機,引擎用的零附件是舊品與翻修件,如果搭機的人事先知情,怎能不捏把冷汗!

這十六個月,不能因為結案,就任其平白消失,更何況,軍方只辦缺失並沒有辦弊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