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音樂總監(首席指揮)已經成為兩岸樂團共同頭痛的事務!台北市立交響樂團、台灣交響樂團尋找音樂總監持續開天窗,對岸的中國國家交響樂團,在首席指揮懸缺兩年後,日前重金聘請法國知名指揮普拉松出任。在民族主義抬頭的中國,普拉松以洋人姿態帶領國家級樂團,格外受到注目。

普拉松(Michel Plasson)十二月十三日將與中國國交舉行上任後首場音樂會,而身為首位入主中國樂團的世界級指揮,他的發展如何,全世界樂壇都在看。諸如香港管絃樂團音樂總監迪華特(Edo de Waart)、倫敦皇家愛樂管絃樂團首席指揮杜特華(Charles Dutoit)等「洋」指揮過去對於中國市場一直躍躍欲試,普拉松對他們來說,是扮演「試金石」的角色。

中國市場試金石 洋人都在看

普拉松高齡七十六歲,帶領法國土魯斯市立管絃樂團長達三十五年造就了一則傳奇,在他任內,樂團在EMI留下眾多錄音,包括《卡門》、《浮士德》等歌劇名盤。普拉松與中國特別有緣,二○○一年他帶領土魯斯管絃樂團訪華,去年北京國家大劇院推出中法歌劇製作拉羅《國王》也由他指揮,同年他客席指揮中國國交,演出獲得當地樂界好評。

相較於歐美成熟的交響樂團制度,中國樂團仍停留在人治。華盛頓郵報的樂評人敏格特(Anne Midgette)點出普拉斯的困境,「一位連中文都不會說的外國人如何對抗中國的官僚。」大陸樂評人唐若甫指出,選擇普拉松可提升樂團的水準與世界接軌,而另一方面,與中國指揮相較起來,外國指揮涉及團務的機會較少。

能否為樂團鍍金 台前例不佳

中國國家交響樂團的前兩任中國首席指揮湯沐海和邵恩,任期都不超過一年。已有不少樂界人認為,普拉松在這個樂季之後如果能夠順利邁入下一階段,在兩岸都能成「新聞」。

普拉松二○○三年離開土魯斯市立管絃樂團,他的「第二春」落居中國,優渥的報酬具有一定的吸引力。據了解,普拉松一年指揮十場,年薪至少有新台幣一二五○萬。

邀請外國指揮為樂團「鍍金」,進一步走上世界舞台,台灣不少樂團過去也存有同樣想法,不過失望者眾。像是北市交的前任匈牙利籍音樂總監李格悌,上任一年就對台灣的制度、環境水土不服。國台交之前曾選出匈牙利籍指揮蓋爾出任常任指揮,最終以薪資不足拒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