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在台灣,最常聽到抱怨的話就是「台灣太自由了」或「太民主了」。過去我常用一句美國笑話解嘲:「民主本是世界上最浪費時間、最沒有效率、也最糟的政治制度…,問題是,其餘各種制度比它更糟。」什麼是其餘各種制度呢?獨裁或一黨專政是也。

進入十一月了,選情迫近,各種稀奇古怪花招紛紛出爐,從美國牛肉到職棒打假球,都變成選戰武器。自現在起到投票前一天,選民的耳目肯定不得清靜。原本大家以為:馬英九回任黨主席了,選舉風氣應該回歸正軌,至少買票賄選的亂象總要收斂一些吧。

沒錯,國民黨考紀委員會奉命嚴格執行「馬五點」,違者一律開除黨籍,絕不姑息寬貸。即使是由支持者出資,代候選人送禮或請客,不論本人是否知情,查明屬實後一律視同候選者的行為而開鍘。如此嚴厲風行,可謂自蔣經國逝世二十一年以來,從來沒有過。

坦白而言,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國民黨內部從李登輝掌政時起,因循苟且,上樑不正下樑歪,早已病入膏肓。以立委為例,競選時央求黨部支持,當選後一腳把黨踢開,營私舞弊,挾立法院以自重。今天大家存疑的,不是馬英九有無徹底整頓的決心,而是地方黨部能否貫徹改革;不是馬敢不敢整頓選風,而是他能不能一夕之間治癒多年宿疾。

國民黨要贏得民心,做到長期執政,必須從改革現行選舉制度著手。選總統改為絕對多數制,這幾天已有好幾位人士提議。馬也說過等就任滿兩年後,可以檢討包括雙首長制在內的修憲問題。我建議同時也該修改立法委員選舉辦法,全部採用不分區制。

先要聲明,這不是我發明的,世上有不少國家採用「政黨名單比例代表制(Proportional representation system)」,包括以色列、西班牙、葡萄牙、奧地利、芬蘭、波蘭、克羅埃西亞等。我奉使南非七年,一九九五年曼德拉領導南非制憲,採取的就是政黨名單比例代表制。

這個制度的精神,就是選民把票投給政黨而非個人。計算全國投票數後,按比例將國會席次分配給各政黨。這樣做並無不公,反而比小選區制更加公正。理由如下:

首先是把全國每一票的價值拉到完全相等的程度。民進黨常抱怨說,金門縣或連江縣人數少,卻都有一席立委。只要獲得本島一個選區投票數的幾分之一,就穩可當選。如果實施政黨名單比例代表制,就不會再有這種每票價值不平等的現象。

其次,在政黨名單比例代表制下,好人才有出頭的機會。有位滿腔熱血返國的教授告訴我說,他本有意從政,找人介紹去拜訪當地國民黨縣黨部主委。說明來意後,那位主委開門見山問他,「你準備了多少錢來競選?」他囁嚅地回答說大約五、六百萬元。主委說:「等你找到了兩千五百萬元,再來看我!」我聽後和他同樣氣憤,卻也無言以對。

再次,改採新制尚有徹底改變候選人與選民心理的好處。改變選舉制度,可以根本杜絕請客送禮、花錢買票、與開票時唱票計票舞弊的現象。

台灣選風之敗壞,非自昨日始。蔣經國在世時,地方惡霸結合腐敗的縣市黨部主委,還只敢偷偷摸摸地包辦選舉,勒索候選人;蔣死後無所顧忌,猖獗成風,其後果是劣幣驅逐良幣。

正因為選舉被壞人壟斷了,有操守、能做出貢獻的人才,就永遠被屏除在問政之外。我並非說現任立法委員都曾向地方惡勢力低頭,但當選後不得不應酬這類土豪劣紳,則是不爭的事實。

最後也最重要的,是唯有改採政黨名單比例代表制,不論國民黨、民進黨、或新黨,對橫行逆施、仗勢招搖、收買人頭黨員乃至違反黨紀的立法委員,才能予以制裁。

在政黨比例代表制下,如某一立委的行為實在讓人看不下去時,只要經該黨紀律委員會慎重查明屬實,再由黨主席提經中常會或中執會按最嚴格的程序通過後,正式去函通知中選會和立法院,予以撤換。遺缺即自原競選名單中依序遞補,省掉補選的麻煩。

這樣重大的改革,需要長期宣傳,培養共識,才能修法通過。但總要有人先提出建議,供全國上下討論;希望現任委員們能不計個人得失,支持改進現行選舉制度(圖為本報資料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