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三,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公布了三年來針對全台三二六個縣市流浪動物收容現況所做的調查報告,更有震撼影片紀錄了各縣市政府如何將流浪犬貓視為「垃圾」,讓數十萬生命經歷著生不生、死不死的痛苦。

在前一天透過新聞稿得知這個消息後,我一方面期望真相的披露能引起重視,透過由民眾寫信給年底各縣市長參選人表達關切,來達到協助監督流浪動物福利政策的效果;但另一方面也不禁擔心,即將公布的煉獄慘狀會不會重演當年反皮草事件的命運|當時血腥照片引起的反感,讓部分人士質疑:動保運動難道沒有「溫柔革命」的方式?而當媒體針對穿皮草的明星名媛一陣窮追猛打後,又有人怪罪動保團體的反皮草控訴只管動物死活,對人不夠仁慈厚道。

這樣的憂心原非杞人憂天。英國文化研究者貝克就曾表示,雖然動保運動要產生效果,經常非得透過一些令人不忍的影像不可,但尺度的拿捏與平衡也是一大挑戰:如何既能揭露動物所遭受的殘酷對待,又不至於因為影像太過恐怖引起不快,導致大眾就此對動保議題卻步,是一件非常艱鉅的工作。他以英國的動保運動為例,指出大眾對於接收殘酷訊息的抗拒,有時甚至會使他們將動保人士視同恐怖份子,儘管恐怖影像的產生原該歸咎那些虐待動物的人,但到頭來控訴虐待事件、讓人們看見了殘酷的動保人士,竟被當成比虐待動物者還要恐怖。

但我顯然是多慮了。因為這種爭議出現的前提,是動保議題要有足夠的新聞曝光率。雖然這次的調查報告圖文並陳地揭露了動保法實施十二年來,大多縣市對流浪動物的處理方式仍如何原地踏步|健康的犬貓自生自滅飢渴而死、殘病的更是被蛆蟲齟咬,在籠中痛苦到「自然」斷氣|但整體而言,各大媒體對這則新聞的報導篇幅都非常有限,更不用說後續討論。

或者有人會想:公立收容所內的虐待問題是政府的責任,一般民眾再怎麼關心也無可奈何。政府在流浪動物的福利政策與管理上的確責無旁貸,但終結貓狗煉獄卻不能空等政府「良心發現」,如果沒有民眾的關切與監督,再多幾個十二年,收容所裡的貓狗慘狀還是一樣無人聞問。

英國防止虐待動物協會為督促政府以犬籍管理來減輕流浪動物問題時,曾有過這麼一句口號:「只有一個生病的國家才會大量撲殺健康的狗」。轉換到台灣,恐怕要改成,只有病入膏肓的政府才會長年坐視流浪動物被當成垃圾處理。調查報告中令人心驚的數據,讓我們不能再假裝貓狗煉獄的場景只是特例,當數量龐大的同伴動物就在身邊受苦時,如果我們只因為沒有親眼目睹或不想看見,就當殘酷不存在,我不知道生命教育還能如何繼續。

抗議政府帶頭虐待流浪動物的聲音不應只來自動保人士,每個不忍見到無辜生命被惡待的人,都必須代牠們提出控訴,唯有如此,終結貓狗煉獄的那一天才有可能到來,不管那一天多麼遙遠。(作者為台大外文系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