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名董祥德的排灣族公車司機,擔心原住民文化隨著時代變遷逐漸凋零,四年前刻意改回原名,叫大諾巴格˙馬瓦力夫(見下圖,林和生攝),八個字名字印在公車後頭駕駛員欄位,不僅乘客好奇,過路人看到也不禁多瞄兩眼,意外達到他幫原住民發聲目的。

因為名字太長,同事有人叫他大諾或巴格,也有人乾脆叫他阿諾,乘客看到他名字、加上原住民黝黑皮膚,也會好奇問他是從哪裡來?以為他是泰勞或印傭。

綽號烏巴的他說:「或許是台灣人對外國人好奇,也能說熱情,一直問我來台灣多久,生活習不習慣,甚至路上騎士看到車後姓名,還會加速騎到前頭,轉身看看他身影,之後比個大拇指手勢,便加速離開。」

其實他很早就想改名,烏巴說,用了超過四十年「董祥德」是當時村幹事取得名字,與祖譜一點關係都沒有,四年前政府推行正名,他毫不考慮就換回原名,原本只想尋根,卻意外成為焦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