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最後一個從托兒所被接走的小孩知道

房間是如何空盪下來的

玩具熊收起淘氣的表情,笑聲紛紛翻過牆去

你照例遲到,冒失撞上翹翹板(時間又有了高低起伏,

溜滑梯滑下懸宕已久的快樂呀呼)

然後我們大手拉小手,去夜市吃雙色蛋炒飯

跟你坐夜車,開往金黃色的早晨

一千朵向日葵同時盛開,阿媽的笑臉

青春期真熱,球場上的籃框都被烤成達利的軟時鐘

藤條颼颼劃過,也無法像節拍器,讓生命同步……

直到我輕易擋住你揮過來的拳

我們才發現光陰真的來過

才發現原來我們這麼像

你隔著時差咳嗽、分析時事要我

注意飲食門窗和健康(交錯每分鐘0.7塊的沈默)

再次對天鵝湖堡和黃石公園爽約

完全是從前,慣常遲到的模樣

如今我看著你安睡(是我遲到了嗎?)

心電圖在暗中發出深海魚的冷光,一波一波,載著我漂流

讓我的大手牽著你,像老早說好的那樣,一起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