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遲到」為主題,貫穿父子互動經驗與感情。精確地選取了人生當中幾個切片,就撐起了這首詩基本的敘事架構。抒情當中有敘事。敘事流淌與抒情闊延有機結合,邀請讀者進入了一個深具感染力的親情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