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象隊在人心動盪中展開秋訓,開訓儀式上坐了20多位球員,連採訪記者都比球員多,早年就是這樣、20年後也是如此,只是物換星移、人事已非,二代象接班猶如「廿年一覺兄弟夢」,職棒環境氛圍已全然不同。

象隊經過20年浪淘沙,陳瑞振為首的二代象教練團卻要扛起球迷嚴厲批判的功與過,似乎給了這些30多歲的新世代難解的課題,因為他們從球員轉型教練的歷練,沒有太多時間,卻必須扛起象隊承先啟後的任務。

陳瑞振在1995年亞錦賽出道,被當時中華隊執行教練徐生明賞識,不到20歲進入中華隊,成了最幼齒的隊員,沒想到,09年歲末,陳瑞振已變成國內職棒招牌球隊的總教練,中職淘洗人才的速度之快,讓人浩嘆。

目前象隊前途未卜、球團尚未實現「球員涉賭就解散」的諾言、加上戰力削弱與面對球迷是否原諒的壓力,使得陳瑞振的接班態勢仍然無法穩固,眼前一道道難關,有的是難以解決、有的是有待整合力量加以突破。

這陣子陳瑞振為了象隊的事,忙到睡眠不足而長針眼,接下總教練之後,他還有得忙,然而,時常會替球團著想的陳瑞振有著太多顧慮,尤其擔心球團花太多錢,這對他的行事恐怕會有瞻前顧後的影響。

1995年亞錦賽中華隊力戰南韓隊,爭奪奧運代表權的最後一戰,中華隊在延長賽需要代打陳瑞振1支安打的貢獻,以求得分扳平或超前,可惜阿振沒有揮出安打;2009年兄弟象拋出燙手山芋讓陳瑞振接招、亟待他重整隊威,這一次,他沒有揮棒落空的權利了。